Lev汐灼

【高亮】缺一个三观合聊得来的cp

her汐灼 潮汐的汐 灼烧的灼
#是个穷撸章的 躺坑三年多的旧渣
素材自己找的原图用完就删 见谅
#主厨APH 其余杂食 墙头很多
#耀all爱好者 雷菊耀米耀 博爱党
不定时更文 文风跳跃 剧情单细胞水平
#偶尔搬运小演员动态
#广濑大介&王耀本命
ps这是个啥都发的号
pss没有自动回复全部手动

我与广濑大介的bl抓

昨天晚上的删了又改过
勉强就这样了

#食用时请代入真人

——

    晚高峰的街道忙忙碌碌,塞满了车辆行人,各处并联的路灯已陆续亮起。
    我出了地铁站,左手抱着今天刚收到的快递包裹,用力做了几个深呼吸,面上平静地往家走去。
    可惜要绷住眼角的笑意还是太难了。
    到了回家必经的奶茶店,要了一杯抹茶蜜豆奶盖,初春的夜风里刚好暖手。今天收银的小哥真好看,好像眼睛有点像谁。

    家门口的声控灯随脚步亮起,拿出钥匙开了门,我喊了两声男朋友的名字,意料之内地没人回应。
    很好!非常好!那就可以开始了!
    把外套和围巾挂在衣帽架上,换了衬衫和西装裙,穿上家居服,卸妆洗脸。郑重地坐到书桌前,拿过笔筒里的小刀,拆开包装后小心取出光盘,打开笔记本,连上移动光驱,放进去,推入,滚碟的声音让人兴奋不已。
    再次深呼吸,按下播放键。

    【啊啊啊啊啊大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声音怎么能这么好听!!我爆炸!!!】卧室里传出来诸如此类的哀嚎。

    广濑大介放下东西,换了拖鞋,闻了闻身上沾染的酒气,想着要不先去洗澡。正要去房间拿换洗的衣物,却听到里面传来一个男声。
    “步,你真的没有察觉吗?我的心意?你不要再逃避了!”“我可以看着你的眼睛,说我喜欢你。坦诚,你做的到吗?”“你看着我,说你不喜欢我?”攻的声线要压低些许,和平日随意的软软的声音不一样,听着更成熟些。
    广濑大介os:台词也好耳熟?难道?!完了完了完了!

    “啊啊啊啊啊好虐啊啊啊啊啊君塚我喜欢你大介我也喜欢你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听到女朋友的哀嚎了。
    但是这一连串听不懂的话是什么意思?
    广濑先生蹙着眉愣在门口,很适合截表情包了。
【广濑大介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嗯?????大介?!我我我...”
    正处于高级痴汉模式,没想到男朋友已经回家了!还被发现在听bl抓!我为!什!么!要!外!放!
    咳,冷静冷静,先扯开话题再说。
    “你不是说今天和剧组去吃烤肉,很晚才到家吗?”我如是问道

    “想着我家小朋友一个人在家就先回来了啊。”大介好像完全没有转移注意力,指着桌面上拆开的光盘盒子问:“你在听什么?”

    “嗯.....bl drama。”

    “声优是谁?”

    “广濑...广濑大介。”

    “啊?不会吧?!”

    “就是你最近刚发售的那个抓嘛!”
   
    大介在床脚坐下,看着我,“我说,”
    “嗯?”脚尖一点,调整转椅的角度,面向他。他不会,生气了吧?
    “不要这么关注我的工作啦!”呼,还好还好,这语气表情和生气完全没搭边。
    “你怎么这样!这种事没办法的吧?我是腐女诶,也是bl抓的受众啊!我下单的时候都没仔细看cv!”
    我不是!我没有!我是看着cv下单的!
    “可你不觉得,女朋友听自己和另一个男人表白很....很...”他偏过头,看着衣橱门上的花纹。
    “怎么样?”
    “很羞耻的吧!”
    “不会不会,我没在意这个,我很专业的,声优和作品我会区别对待,完全不会搞混!”痴汉的时候下意识说了中文,承包机智的自己。
    “是我觉得很羞耻好不好!真是的!脸都红了!”
    “诶?来来来我看看!”
    “别闹了,我累死了。洗澡睡觉。”他好像终于想起来要干嘛了,还在转身的时候超不满地嘟嘴。

    算了,估计只能找个大介不在家的时间听完。我轻手轻脚地把光盘放进盒子,准备找个暗戳戳的地方藏起来。
    这年头连听个bl抓都不容易啊。

    不知道为什么,大介又突然走进房间,吓得我手一抖,盒子差点掉下来。
    “咳咳咳、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差点忘了,给你带了夜宵,还是热的。”他说着拎起手上的塑料袋,“麻辣烫,变态辣,粉丝油菜豆腐肉丸蛋饺肥牛大虾和...对,葱花香菜。去餐桌上吃吧?我去厨房拿餐具。”
    我不声不响地盯着他。明明昨天下班回家才给我带过炸鸡,今天又有,难道是什么阴谋?
“什么表情啊你,减肥不吃夜宵?”他做了个恍然大悟的神情,“哦那好吧,反正我不吃这个,扔了算了。”
    
     “吃吃吃!”浪费食物不能忍!我从椅子上秒速弹起,接过外带盒就冲向餐厅。
      所以我当然没看到他的小动作。

     大介拿起桌上的CD,从床底下拖出一个小箱子,放了进去,上锁。
    “都第几回了,不知悔改。看到一次没收一次。”

【好茶】「联文」Good Night

愉快的联文!
我们是乖孩子 两个人躺在同张床上都不带脱衣服的(不

佐顾枭_beryl团子:

耀朝耀无差
联文短篇@Lev汐灼 
可能ooc注意?
食用愉快(:з っ )っ


初秋恰好是能安稳盖着薄被睡一整晚的时节,窗外虫鸣落下去不少,凉风渐渐取代高温。
王耀下午刚晒过被子,上头还有阳光亲吻的味道,舒服极了。
但是他有点,不,他非常担心男朋友是不是择床,毕竟某人翻来覆去的烙饼状态,快持续一个小时了。
亚瑟再次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刚确认关系的恋人就睡在身边的认知令他的神经一直处于一种高度亢奋的状态。

像个刚谈恋爱的小屁孩。
好吧,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没什么区别。

他睁着眼睛盯着白花花的房顶,祖母绿的眼睛眼神涣散,在漆黑的房间里像一双半梦半醒状态的猫眼。亚瑟将半张脸埋进被子里,手指不太自然地向一旁移去,小心翼翼地覆上了王耀的掌心,在感觉到王耀温热的体温后猛地把整张脸埋进了被子里,只剩下发红的耳尖暴露在空气中。
这可爱到极致的反应令王耀不自已地指尖发颤,随即捉住了旁边想要逃脱的手,温热的指腹摩挲过对方的手背,又转为十指相扣的状态。而他左手紧紧抠着被角,竭力控制自己不尖叫出声。

不能暴露他是小白的事实,不能暴露他是痴汉的事实。

他小心清了清嗓子道:“你就不怕闷死自己?”然而声音仍旧微哑,不过好在亚瑟完全没有余心在意这个。
王耀依旧牵着对方的手,他侧过身,小半张脸陷在枕头里,将挡住亚瑟害羞表情的被子拉下来,正好对上了双碧澄的眼眸。
用来掩盖自己窘迫状态的被子被掀开,亚瑟慌乱地移开和王耀对上的视线,忙将被子拽回几分,哈哈地干笑了两声以掩饰自己的不自然,“我只是有点冷,恩,有点冷,哈哈……”手心相触的肌肤温度仿佛要把他烫伤,亚瑟再次试图抽动着手指却被王耀握得更紧。
只好在心里懊恼地哀嚎了一声,放弃手上的动作。紧紧地闭上眼睛试图不去想一旁的人,“这么晚了快睡觉吧睡觉吧……”在心里一遍遍地默念,冷静,要冷静。

这个家伙真是难攻略啊,看上去总是一本正经的样子,王耀几个月前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还有比亚瑟更可爱的生物吗?尽管口是心非,但也很容易被猜中想法,各种小动作真是不言而喻的扎心—可爱到扎心。
尽管王耀很有再逗逗他的心,奈何没有老司机的技术,就怕面对着恋人,自己先把持不住。于是有些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躺平,阖上眼,“晚安。”亚瑟也低低地回了声。
果不其然,王耀直挺挺假寐十分钟后,决定放弃挣扎。他又迅速侧躺,“亚瑟,”还没等对方反应就扔出了对双方来说都是极度爆炸的问题:

“我可以,抱着你吗?”

王耀的话语仿佛在平静的湖面处扔下一颗炸弹,亚瑟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无限放大,脸上刚降下没多久的温度瞬间升高。
“不行!”清晰的两个字在经过大脑思考之前就脱口而出,话音刚落亚瑟就后悔了,一只手隔着被子蹂躏着自己的脑袋,紧闭着眼睛在内心哀嚎,但他还是不敢转身看看王耀的反应,怕被王耀发现自己已经彻底红透的脸颊。
沉默了一会儿没有等到身旁人的反应,钟表走动的频率扰得亚瑟心底有些慌乱,不自觉地咬着下唇,踌躇了半天还是支支吾吾地开口,“不是……我……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有点冷而已!”闷在被子里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后面几个字的音量突然放大,强行掩盖着自己情绪。
王耀对于亚瑟这种蹩脚的借口总是持不置可否的态度,于是他伸手将对方连人带被子一起揽了过来。亚瑟被迫侧身,带着泛红的两颊略微抬头,看着王耀。他不说话了,因为此情此景他实在没有良策。他所能做的只有尽量小心翼翼地控制呼吸的力度和快慢,虽然也不知道这样有什么意义。
王耀看着他,金色柔软的头发因为刚刚一番动作很是凌乱,不安分地四处跑,耳朵和两颊一样泛出可爱到窒息的淡红,眼眶深陷,和山根处的阴影连在一块儿。他抬眼的一刻,王耀能清楚地感受到大脑极度空白的瞬间。他不免想起亚瑟第一次偷偷看他,第一次正视他,第一次回眸,第一次对他笑,微笑,大笑,或是暗恋败露局促窘迫,或是一个人的喜不自胜。他意图把踏实的现在抓在手心里,又十分舍不得过去那些泛酸泛甜的日子。
“那个...怎么了?”亚瑟小声问道。
王耀似乎松了口气,“没什么。”

不知是谁先闭上了眼睛,没多久,亚瑟又悄悄半睁开眼睛,注视着王耀疑似沉入梦乡的睡颜,平稳的呼吸宁静而祥和。想到自己先前的表现,亚瑟轻声叹了口气,眼眸深处的墨绿汇成一汪深潭,神色间有些复杂。

王耀怎么会喜欢上他这样别扭的性子呢。

王耀的一切对于亚瑟来说都是美好且贪恋的,王耀的示好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种两个人互相喜欢的奇迹偏偏就降临在了自己身上,明明开心的要死却还要装作满不在意。

坦诚一点……也是可以的吧。
对王耀。

思绪翩飞之间,亚瑟的指尖已经与王耀额间的肌肤相触,他轻柔地抚开王耀额间散落的碎发,用手肘半撑起身子,保持着重心避免压到王耀,俯下身在王耀的眉间落下一吻,蜻蜓点水。

“Sweet dream.”

good night kiss
献给这个世界上他最爱的人。




【金钱】【我的中文老师真的很严格】


#梗源前段时间微博上看到的古诗混搭
#纯属娱乐

    阿尔弗雷德今天也特别兴奋地套上卫衣穿上牛仔裤带上耳机双手插兜地出门去上中文课了,因为他想泡他的中文老师——王耀,典型的东方男子,长发不仅不能掩盖反而更凸显他的气质,他鎏金的琥珀色眼瞳简直是上帝的杰作,他仿佛是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都像在拍时尚大片,他谈吐不凡,连咬字都与众不同的好听....

    不过正当他在M记解决午餐的时候,蓦地想起今天上课要抽查学过的古诗,顿时阿尔弗雷德的愁绪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他最不擅长的就是记忆,甚至连ex的各种花式纪念日都记不牢,更别提弯弯绕绕的中文诗词了,简直是和剥夺辣鸡食品同等的酷刑。
    但是!他背不出的话,中文老师会不会叫他留下来开小灶!一对一授课!哦上帝!想想就兴奋!

    于是阿尔弗雷德决定,就算背的出也要装作背不出。计划通!

    阿尔弗雷德因为花痴了一路,不小心撞上了电线杆,错下了公交,于是迟到了半个小时。
    到了教室门口,他跃跃欲试地推门而入,恰好看到王老师和英国学生亚瑟亲切地交谈,下面的其他学生也都是其乐融融。
     王耀注意到阿尔弗雷德姗姗来迟,只是笑着向他颔首,“快进来坐吧,下次不准迟到了。”
    “是!”

     王耀结束了和亚瑟的交谈,终于到了阿尔弗雷德掐着点算好的抽背部分。
     “前天我说过,复习的内容是从开始到现在你们学习过的所有古诗。那阿尔弗雷德,你先来吧。”王耀走到了阿尔弗雷德的座位旁边。
    阿尔弗雷德感到无比亢奋并且精神满满能量爆棚,“是!”
    王耀有些诧异地看了这个今天异常热血的学生一眼,道:“我就不整首抽背了,我会选择一些名句,我说前一句,你接后一句。”
    “是!”
    “垂死病中惊坐起——”
    “忽闻岸上踏歌声!”阿尔弗雷德由于太热血而一不小心开了挂,顺利地答了出来,他信心满满地抬着头,看着王耀,等着老师表扬。

    整个教室沉默了三秒,随即开始爆笑,简直掀翻屋顶。王耀留下一滴汗,他真的担心楼上日语班老师下来投诉。

    但王耀是谁,全校控场能力最好的老师,他将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个示意安静的动作,班里瞬间恢复安静,虽然还是有人弯着腰竭力憋笑。
    “咳,请坐吧,等检查完所有的人我再总结。”王耀正要走到另一边,阿尔弗雷德叫住了他。
   
    阿尔弗雷德同学实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他背的挺对的啊?于是他认为一定是太好了大家才发出认同的笑声。既然如此,要再接再厉!
    “老师,请你检查更多的诗!”

    王耀嘴角抽搐,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说:“那好,仰天大笑出门去——”
    “嗯....无人知是荔枝来?”
    王耀感到智熄。
    “国破山河在——”
    “家和万事兴!”
    woc这小子了不得啊了不得。
    “桃花潭水深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
    “银是前鼻音,注意下。无边落木萧萧下?”
    “青草池塘处处蛙!”
    底下围观群众表示不行了,秒速笑出抬头纹鱼尾纹法令纹。
    “天苍苍,野茫茫——”
    “一树梨花压海棠!”
    “我*!你咋不说情深深雨蒙蒙风吹草低见牛羊呢!”王耀气到爆粗。这大金毛没法教了!“同学们,以后琼斯先生就是你们的古诗老师了!我会准备辞职!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
    王耀掀桌走人。

    阿尔弗雷德不明不白地就失去了想泡的中文老师。
    难道是我背诵的不够声情并茂?他想。

    我的中文老师真的很严格。阿尔弗雷德在今天的中文日记里这么写道。

修图总算看上去好点了...
图源不明 侵删

我只剩两块白豆腐一块果冻半块蓝白了
这怎么撑到年底啊【爆哭】

【耀菊】踏月而来 Part 16


12.27
    几天前王耀恢复了正常工作。
    本田菊本想着还能一起吃个晚餐也挺好,至少不会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但是这种状态仅持续了两三天。

    某日王耀临时接到出差采风的任务,下午就得登机,又怕打扰本田菊,便直接发了消息过去说明。而因为睡过头正努力赶稿的某人,没人喊他吃饭,自然是深夜才看到信息。

    所以本田菊得以发现,他的生物钟已近乎完全依赖于王耀。也许察觉地还不算太晚,他想,得改过来,比如定几个闹钟提醒自己,闹钟可比王耀来得准时。

    次日晚上他吃完了橱里最后一盒方便面,坐在餐桌前发愣,一时不知道要干什么。前天他还吃了王耀烧的宫保鸡丁,今天就沦落到与宫保鸡丁味的方便面凑合的下场了。

    波奇吃饱了饭跑来,围在他的脚边拼命摇尾巴。本田菊知道它是想出去撒欢了,可他真的真的不想出门。他不走心地揉了揉波奇的狗头,喃喃道,要是耀君在就会好些了。

——

    太多东西是身在其中而不知的,王耀写作的时候经常陷入这样的境地。因为自己太熟悉剧情和细节,往往很难去直观评价,有时靠他人的意见,有时只是常年积累的惯性。他希望作品是存在于可读性和创作的兴趣之间的平衡点,不是读者看来繁复晦涩的骈文,也不是作者看来注释拼音的幼儿读物。

    并不是件简单的事,热门而出名的作品屈指可数,在此之外就都是偏向性较强或者“生不逢时”的产物了。

    王耀还是没弄清楚自己的定位是作家还是个写手。因为大多时候他是带着些功利的目的去审视自己的作品,会不会受欢迎,能不能得到认可。

    然而他一旦发现自己钻了牛角尖,就会立即逃出来,做些别的什么事,例如写个段子。

    有次他就拿可爱的同事开刀,在某网站上放了有关风流×傲娇的办公室恋情的小段子,反映不错。于是后一个月他每每看到两个同事同框,便忍不住笑,害得俄国上司以为他病了,差点把他送到精神病院。不过他想槽那个俄罗斯人很久了——一个除了夏天怕捂出痱子以外,其他时候都围着白色长围巾的人。

    王耀盖着宾馆里不太舒服的空调被,觉得对于独身的人来说,普通白领的生活还是挺好的。

——

12.29
    本田菊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出了门,准备去便利店搬一箱方便面回家。

    临近中午,街上没有太多车流行人。圣诞节的余热还未完全散去,挂满彩灯的圣诞树有不少还立在商店门口。不过对于本田菊这类人来说,这个宗教节日唯一的意义可能就是游戏活动了。

    二十余天就能养成一个习惯,好坏不论,何况几个月来本田菊是很乐意和邻居融洽相处的。好处是他按时用餐,没再犯过胃病,坏处是王耀一走,他饿了只能靠辣鸡食品或者外卖度日。

    王耀会不定时给他发早安晚安之类的问候。当然,本田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从不主动联系王耀,似乎他的社交软件上只有回复功能。

    或许对方忙于工作,后来就没空顾及他了,本田菊一日十次打开软件刷新,都没有未读消息。

    想到这里,便利店的门开了。他凭着记忆走向对门的角落,却在收银台见到了有些眼熟的身影。好像是王耀的大学同学吧,虽然只见过一次面,但是明显的面部特征足以让本田菊记住他。

    “您好。”由于亚瑟刚好转过头看过来,本田菊不得不打招呼。
    “嗨,你是...耀的邻居吧?”粗眉毛男子朝本田菊颔首微笑,一改上回醉后的疯癫状态,十分绅士有礼。
    “是在下。”
    “你来买东西吗?”亚瑟挑眉问道。本田菊依稀从这个小表情里看出了王耀的影子。“哦对,耀已经回来了吧,怎么样,那边的特产好不好吃?”

    嗯?什么已经回来?什么特产?本田菊好像不是很懂。
    亚瑟见状补充:“他应该是早上九点半下的飞机,我以为他已经到家了。”
    本田菊低头看了眼手表,十二点零五分。
    “失礼了,在下现在回家。”说着匆匆跑了出去。
    怎么在下都不知道耀君什么时候回来。

——

    王耀刚放下行李,听到敲门声便匆匆走到玄关。门外站着仍有着气喘的本田菊。

    明明才四五天没见,王耀看到邻居的时候竟然有种熊抱他的冲动。他暗骂自己不对头,一边笑着说,“我回来了。”

——

TBC.

【耀菊】踏月而来 Part 15


前文可以直接进标题tag去看了XD
以后会不定时做修整
新更的部分依旧按原来的节数来标

今天晚上我可能是疯了hhhhh
明天开始咸鱼_(:зゝ∠)_

–––
12.23

    入冬,H市湿冷的气候全部跑了出来,于是所有热源和温暖都让人格外眷恋。

    本田菊在国民好邻居的监督下,竟是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这日七点半起了床,洗漱完换上外出的衣服,又给窗台上他叫不出名字的绿色植物浇水。

    就不该麻烦王耀一直帮他遛狗。本田菊叠被子时想道。
    因为波奇遛着遛着,对王耀比对他还亲,一嗅到人家的气味就立即扑上去,围着脚边不停转圈。昨天还直接跑到王耀家去过夜了,本田菊拖也拖不回来。
    记得王耀关门的时候,抱着毛绒绒白乎乎的波奇,笑得那叫一个心花怒放。
    本田菊超级特别非常难过: 如今这世道真是人不如狗。

    昨天两人说好了去买些东西,不过先要把波奇送去路德医生那儿体检。
    本田菊扣上大衣扣子,里面穿了件低领的羊绒衫。打开门,见王耀围着一条深蓝色的围巾,双手插在外套口袋里,已经在等他。王耀是第一次戴这条围巾,原先他更偏爱黑色,但是《踏月而来》里面用给夜空的深蓝色,让他很喜欢。

    “对不起让您久等了!”
    “停停停!说了多少次禁止对我用敬语。”王耀算是怕了他了。此时波奇配合地朝本田菊叫了两声。
    “波奇它?”本田菊一低头,见波奇脖子上也有条小围巾,是红色的,不禁笑道:“它不会冷的。”
    “嗯?我知道,但是不觉得很可爱吗?”王耀看向波奇。
    “是很可爱。”有这样心思的耀君也可以说是很可爱了。本田菊蹲下去,揉揉波奇的狗头,波奇飞快地摇着尾巴。

    王耀忍住没伸手去揉本田菊的...本田菊的脑袋。他瞟了一眼本田菊空空荡荡的领口和锁骨平滑的曲线,进屋去了。不一会儿拿着条同样的深蓝色围巾出来,本田菊正站起来,不明白对方要做什么,两条围巾一起用不会窒息吗?

    “都快零下几度了,还这样露着。”
    当他瞬时被王耀身上散发出的暖意包围。
    王耀左手穿过围巾的对折处,右手抓着后端,绕过对方松软的头发,一套,一拉,又细心地调整,完全没有注意到对方红透的双颊。过近的距离使他的呼吸触在本田菊的皮肤表面,两人之间相差的身高对于这事来说就会刚刚好。

    “这下冷风就不会钻进衣服里了。”他语气轻快地对着本田菊道。
    “谢谢...”
    两人一狗,各自一条暖乎乎的围巾。

    下了楼,风铺面打来,本田菊将大半张脸都买在了围巾里。
    是王耀常用的洗衣液和柔软剂的味道。

–––

    商场里开足了暖气,便不得不脱掉外套解下围巾了。
王耀在看手中牛奶盒子上标注的生产日期,道:“小菊,我明天开始要回去公司,晚上九点下班。”
    “公司?”本田菊没听过王耀还在别处上班之类的。
    “啊好像没和你说过这事。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不是说我是普通白领吗,因为我正式的编制是在一个外企。”王耀拿了两罐22号生产的鲜奶放进车里,“和弗朗西斯他们一块儿的。”
    “是。”本田菊略微低下头,细碎的刘海遮住眼睛。
   
    “然后是...蔬菜。”王耀正推着车要走,见本田菊又愣在原地,无奈揽过他不宽的肩膀,“小菊,走了。”
    手心的温度透过薄薄一层羊绒传过来,本田菊睫毛颤动,随即抬起头,“嗯。”

–––
TBC.

摸鱼 摸鲤鱼 摸鲑鱼 摸鳕鱼 摸鲨鱼

手机像素爆炸 是时候换新的了(没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