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翻车鱼哒

Hyggelig_å_møte_dere.

这两种纸太好看了吧(

双日更【仏英】In the Island


九、终于想不出题目了

 


1. 弗朗西斯在数次逗猫无果后放弃,如果亚瑟不喝酒的话,那他家里实在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招待。虽然他曾经是个活跃在各类社交场合的贵公子,但是鲜少有人来他家做客,弗朗西斯显得有些兴奋,一定要找出点东西好让亚瑟感到高兴才行。

亚瑟真不明白,这个人讲着一口喝醉的法语到底在想些什么,要不是外面太冷他简直现在就想跑出去。但是里面太暖和了,亚瑟不喜欢外面的雪天,也不想回到阴暗的住所,只好看着弗朗西斯一下走到酒柜前面,一下又冲进厨房。

终于安静下来了,亚瑟暗暗叹口气。弗朗西斯瘫倒在沙发上,躺着向亚瑟伸出手,亚瑟十分不满地叫了一声,然后极不情愿地起身朝他走去。

弗朗西斯搓了搓他头顶棕色的毛,“我实在太穷了,要不就和你说说话吧。”

“喵。”亚瑟说这个法国人有点烦。

“你饿吗?饿了我也没东西给你吃哦。”

“喵。”这个法国人真的烦。

“我给你唱首歌吧?歌名是《随后钟声响起》*,嗯…第一句是什么来着?”

“……”亚瑟喵不出来。

 

和猫交流十分钟后,弗朗西斯进入梦乡。

亚瑟真的要哭了,阳台的玻璃移门,他打不开啊!

 


2. 亚瑟开始尝试新的东西,现在他坐在客厅的地毯上拼伦敦巴士乐高,储藏室里还有什么斗轮挖掘机和老式消防车,小火车他已经拼好了。

前天他试着做出奶香浓郁的黄油曲奇,果然失败了,亚瑟觉得自己需要放弃烘焙这一领域。园艺和别的小动物不适合他,而且擅自和其他生物产生感情是不对的,Britain就够了。

昨天么,他把旧的衣服饰品整了一下,不要的就委托Lisa卖出去然后把钱捐赠掉,有件袖口特别好看的白衬衫沾上茶渍,可惜只能扔了。亚瑟又买了几套睡袍,有件深紫色丝绸的他很喜欢。过两天他想去外面走走,还得另外买一顶和新的格子大衣相配的猎鹿帽。

 


3. 本田菊今天要通宵看一场Live的直播,已经提前半小时卷好被子筒守在屏幕前。

“耀君,拿下啤酒。”他朝正在厨房给他准备夜宵的王耀喊道。

王耀没听见,于是本田菊想了想,双手夹着被子筒,像个巨型竹轮一样,艰难地向厨房挪动。

“耀君。”他敲了敲门框。王耀一回头险些被吓死。

“你在干什么啊本田菊!”

“那个,本来想叫你把啤酒拿过来,你没听到。”本田菊被凶了有些委屈。

王耀失笑,敲了他一个栗子,“你是不是被你担冲昏了头脑,等我过去客厅再说不行吗?”

“哦,原来这样也可以。”本田菊点了点头。

王耀又给了他一个爆栗。

 


4. 亚瑟几乎把弗朗西斯的房子搜遍了,依旧找不到一个可以供猫出入的地方,窗子都锁住了,他又没这么大的力气自己移开阳台的门。难道真的要在这个可疑的法国人家里过夜吗?虽然他们以前见过一面,但这样的酒鬼还是很可疑啊!

搜查了三圈之后,亚瑟认命了。他跳上沙发,在弗朗西斯头顶的位置躺下休息,白天出门真的很困。



T.B.C

————————————

*黑塔利亚音乐剧final live新曲 由英和法演唱的结婚曲《あとは鐘を鳴らすだけ》


今天要点什么外卖呢【挠头】


#抽奖

亲友过两天生日,给他攒点人品祝他早日活着大学毕业【叹气】

还是抽一个倒霉小孩送最近的印片和一叠卡纸 非偏远包邮
评论报数,不过十黑箱
拒绝白嫖从我做起: )

25号请亲友抽

ーーーーーーー
如果不认识“白嫖”这个词的话我来教你,拨挨白,泼一凹嫖,明白没有啊朋友【挠头】

试了一下新买的三种白卡

①绒面相片纸
之前买的两种相片纸(具体忘记什么种类了,大概其中一个是绸面)纸面颗粒比较大(类同p6的戴丽卡纸),由于相片纸纸质不容易渗水,所以线条虽然不流畅,但还是可以体现出来,色块就灾难了。
这次买的绒面估计是细绒?图上可以看出来,线条体现十分完美,原原本本地暴露所有细节,色块只要认真印片就可以印实。而且侧看的话会有细小的闪光。和CQ玛瑙黑太般配了。

②荷兰特白
和以前入的荷兰白卡都差不多,胜在……便宜……吧……

③戴丽卡纸
怎么说呢,不适合所有细节,但是灯光下淡金色的光泽很好看(买来不知道干嘛)。

p1-5 绒面相片纸效果
p6 戴丽卡纸ー荷兰特白ー相片纸对比


只要再挤上一些草莓果酱,美味的果酱饼干就做好了。

ーーーーー
我是真的不会拍照(

双日更【仏英】In the Island

八、择日不如撞日

 

1. 公寓的门没有猫洞,亚瑟就一直从厨房的窗子出去。他想了想,从沙发上拖下毯子,跑了几圈好不容易把毯子盖到自己身上。

亚瑟费力地打开玻璃窗,雪天的冷气一下子扑进来。他站在外面的窗台上看过去,居民区有不少小孩子出来打雪仗,街上也并不冷清。其实他们都不需要我,亚瑟想道,父母和妹妹也一定在家准备圣诞节的晚餐吧。

他一边走在断断续续的雪里,一边回忆以前的事情,等反应过来已经走到了熟悉的路上。亚瑟抬头看着周围,啊,是去漂亮阳台的。那个人总是一个人藏在昏暗的灯光里。

 

几分钟之后,由于气温过低脑内运算失误,亚瑟在跳过围栏的过程中直接撞上了玻璃移门,弗朗西斯隔着双层玻璃都听到咚的一声,急忙走过来。

“是你!”弗朗西斯弯腰抱起亚瑟。

亚瑟为不熟悉的体温和浓重的酒气挣扎了几下,这个人抱猫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2. 王耀和本田菊起床的时候,每个月的物资已经分类好堆放在前面的空地上。拿着单子简单核对了一下,两个人开始整理。本田菊看着王耀披着头发戴了条发带的样子,忍不住傻笑出声,王耀朝他看去,对着夹起刘海露出额头的本田菊也开始傻笑。

下午他们并排躺在花园的摇椅上。这个季节已经不适合用蒲扇了,王耀抱了个热水袋在怀里。本田菊看书看得快要睡着,干脆把书盖在脸上遮太阳。

 

3. Piere和弗朗西斯的智能音箱成了朋友,每次弗朗西斯给它套上尿不湿让它在屋子里乱跑,它都要跳到音响上跺跺脚,示意弗朗西斯打开。有次弗朗西斯坏心眼地突然关掉音箱,Piere气得飞到他头上,把顺滑的卷发抓得一团乱。

下午他俩甚至吵了一架,因为弗朗西斯给Piere拿了宝蓝色的衣服,Piere却自己叼出一件之前安东尼奥和贝什米特送的花花绿绿的大花布,弗朗西斯失望地大叫:“你这是什么品味!我们果然命中注定要互相为敌啊Piere!”

 

4. 弗朗西斯把亚瑟放在餐桌上,拿了块毛巾把亚瑟身上化掉的雪水擦干,然后坐下来。他们尴尬地对视许久,接着弗朗西斯问道:“呃…你要…你要来点红酒吗?”这个法国酒鬼,亚瑟默默翻了个白眼,反而安心下来舔爪子。

弗朗西斯十分好奇,为什么这只猫一而再再而三地跑到自己家,难道自己的美貌已经不知不觉中狂野地侵入了其他物种的世界?

“小朋友,你也一个人过圣诞吗?”他试探着伸出手,轻轻挠了挠亚瑟头顶的毛。亚瑟下意识放下耳朵,伸长了脖子。

“哦,你喜欢我!”弗朗西斯开心得眼泪都要掉下来,却突然被亚瑟的肉爪子打了一下。怎么这只猫还有脾气?




T.B.C

————————————

今天有点短 没话了


【仏英】In the Island

七、脱发

 

1. 亚瑟在整理房间,心情复杂地看着粘毛器上的猫毛中间,夹了几根金色的头发。Britain趴在地上喵喵叫,亚瑟叹了口气:“走吧,我们吃早饭去。”

最近的下午茶总是有新朋友过来,本来嫌大的小圆桌现在都有点挤,跟着他过来孤岛的独角兽有些吃醋,总是扯着他的衣角不让他走,亚瑟只好无奈地笑着,摸摸它的小翅膀。通常这种时候,Britain都是蹲在一边舔爪子的。

 

2.王耀坐在书房整理资料,本田菊抱着数位板画画。

王耀打开保温杯,喝了一口杭菊枸杞茶,镜片上雾气起来又下去,他说:“小菊啊,我最近又种草了一个洗发水,他们都讲防脱发挺好用的,你要不……”

“可在下觉得最近还好啊,一直作息规律。”

“是吗,可是我昨天晚上就从你头上带下好几根头发。”

本田菊看了下板子上头发又多又长的角色,泫然欲泣:“好了在下知道了你买吧。”

 

3. 真好!朋友送我一只皮埃尔。放在一个……

弗朗西斯从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那里收到一只白色的小鸟,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不过好看就行了,也没有被剪掉飞羽,只说养熟了就没关系。那两人难得靠谱,连鸟用品和网上找的注意事项都一块寄来了,居然还有几件带了小尿不湿的鸟衣,说是穿习惯了可以把鸟带出去玩。弗朗西斯对着手上红红绿绿的花布额角一抽,他要收回靠谱那句话。

在岛中心的医院检查过后,健康的Piere终于被送到他家。

弗朗西斯趴在桌上和歪着头的Piere对视:“嘿,Piere,以后就叫你小鸟了。”

 

第二天,弗朗西斯醒来,迷迷糊糊看了眼时间,感觉睡够了,就对智能音箱喊道:“基尔伯特,开始唱歌。”“好的先生。”

提神醒脑High到不行的摇滚乐响彻整个屋子,弗朗西斯洗漱完从洗手间出来,刚好抓到Piere跟着音乐摇头晃脑到处乱跳的样子。

Piere察觉被发现了,慢慢收回展开的翅膀,乖乖地站在架子上,歪头盯着弗朗西斯,只是小脚还在偷偷打着拍子。

 

晚上弗朗西斯在吊椅上躺了会儿,望着天花板的一角,想着要不给小家伙做几件衣服。他可从来没做过这活,感觉很有意思。于是他打电话给Lisa,叫她找点纯色的全棉布料和针线,还有绸缎,弗朗西斯的鸟儿怎么可以没有领结,Lisa贴心地问他需不需要纽扣和魔术贴。

 

4. 亚瑟看着Britain眼睛半睁半闭的样子,想起前年圣诞节的事情。

 

他不记得这是第几个自己过的平安夜了,只收到银行发来的一条祝福短信,信箱里也没有圣诞卡,心情在黑糊糊的百果馅饼从烤箱里拿出来时落到了低谷。暖气几天前就坏了,也没办法叫人来修。亚瑟裹着毯子缩在沙发角落,喝着本来是留给圣诞老人的白兰地。

于是他醉倒在Britain旁边,理所当然地睡到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又在Britain的身体里面了。

 

 

 

T.B.C

————————————

今天没话说

【仏英】In the Island


六、靠近

 

1. 月更博主王耀打算等会儿就拍摄,还能赶上月底发出。他换上出镜用的薄线衫,一边系上围裙一边向正在调试三脚架的本田菊走去。“小菊,上次拍的猫片你打算发吗?”

“会不会给它的主人带来困扰,万一有人认出来?”

“也是,那就打印出来挂在家里照片墙上。”王耀从橱柜里拿出打蛋盆,“说起来花园里之前种的一些草本花可以换掉了,你有没有想种的?现在种矢车菊和小苍兰还来得及。”

本田菊看向他一笑,“耀君喜欢的都好。”

王耀十分夸张地捂上嘴:“小菊你笑起来太**好看了!”

“注意文明耀君!你看你都被消音了!”

 


2. 弗朗西斯往行李箱里塞了一些换洗衣物,一个电话打进来,是Lisa小姐。他深呼吸,做好了被告知坏消息的准备,但Lisa只是来确认他起床了没有。他挂了电话,有些复杂。说实话,为了追求美他是愿意被蒙骗的,但是一想到真的要去接近一个人,他又感到不可思议。

他不是小说的主角,永远不可能对着某人说,今生今世我认定了你,弗朗西斯甚至不知道要如何让一个人,从完全陌生开始融入自己的人生。但是他有种强烈的想要靠近的冲动,要从了解有关的一切琐事开始,一步,一步地,直到把他彻底拥入怀中。

能被命运安排相见,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3. 吃完早饭,亚瑟拎着几袋垃圾随便套了件外套出门,这里会在每周一三五把门口的两个大垃圾桶倒空。亚瑟前几天甚至想过要在这里找点工作,但是不被允许,也难免会接触到其他人。忽然间要他心安理得地无所事事,适应期还不够长。

他试过卸载所有的社交软件,因为他已经开始对打开它们感到恐惧了,结果不久又发现,他无法完全做到和世界脱轨。于是亚瑟又恢复了正常的网上生活,还给这天过生日的老同学发了祝福。


午睡过后,他看Britain乖乖地睡在他旁边,温柔地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这是他的下午茶时间,接了一壶水按下按键,拿出自己的茶具,打开罐子用小匙拨了些茶叶在茶漏里。亚瑟从冰箱里拿出牛奶,他一向喜欢全脂牛奶淡淡的自然的甜味,虽然下午的时候会被茶味盖住,但是晚上就好了,温热的牛奶很是助眠。茶点除了简单的黄瓜三明治,别的甜点是在六角区的面包店里买的,在烘焙方面他可是相当苦恼。

亚瑟把碟子放在可爱的桌布上然后坐下,早已定时下楼的Britain跑过来窝在他的大腿上。小花园没有被精心打理,只有个小小的喷泉,第二层种着蓝色的飞燕草。

 


4. 顺利地坐上Lisa小姐的车,弗朗西斯沿着可能是和那人所经过的相同路径向前。车子由于人流在步行街附近慢下来,弗朗西斯转头,发现左手边就是那天看到他的咖啡厅。弗朗西斯有些莫名地兴奋,说不定真的没错。

如果是被眷顾着的两个人,不可能就此别过。




T.B.C

————————————

为什么今天一点都不沙雕???我一定是缺少快乐沙雕能量了


 

 

 


【仏英】In the Island

五、白天的星星

 


1. 昨天弗朗西斯如约会见了那位Lisa小姐,虽说Lisa小姐气质宜人,陈述有条有理,但他一再怀疑事情的真实性。尽管如此,还是不假思索地在Lisa拿出的试住合约上签了字。

骑上单车的时候弗朗西斯还有些恍惚,好像混混沌沌就决定下什么不得了的未来。

 

 

2. 王耀安安稳稳地睡着,刚要翻身,就被口水呛醒了,在起身的过程中又不幸闪到了腰。“啊啊啊啊啊……”

本田菊也醒来,帮他揉腰,一边用无比关爱又担忧的眼神温柔地注视着他。  

王耀好不容易缓过来,抚着胸口说道:“哎,老了老了。”

“没事,耀君在我心里永远十八岁。”本田菊表情真挚。

 

王耀换上长袖的家居服去洗昨天换下的衣服,他提了脏衣篮往洗衣间走去,经过客厅的大落地窗,看到花园里有个小小的身影,他兴奋地大叫:“小菊小菊小菊!”

“怎么了?”本田菊带着眼镜在房间看书。

“猫猫猫!”

“啊?”

“上次那只猫啊!在我们家蔷薇丛下面睡觉!”

“现—在—就—来!”

 

                    

3. 亚瑟轻轻跳上那个漂亮的阳台,那个红色蔷薇在向阳的角落疯狂生长的阳台。明明被种在不大不深的陶瓷花盆里,也没有精心打造的支架,却自己长得枝桠横生,空无一物的阳台只有这一盆奇怪的蔷薇,仿佛是要找到白天出现的星星,才肯停下。

亚瑟伸出爪子,够到最低的一个花苞,小心翼翼地碰了碰。

下午的太阳很快就沉下去,亚瑟还安心地团在蔷薇影子下面休息,听见阳台的移门被移开,迅速转过身警戒。

 

弗朗西斯意外地看着出现在阳台的英国短毛猫,对方好像也很意外,声音怪异地叫了一声。

一片蔷薇花瓣无声飘落,恰好落在亚瑟头顶,亚瑟毫无知觉,表情僵硬地盯着来人。

弗朗西斯为这可爱的巧合笑了。

这个笑远远超出亚瑟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于是他跳上栏杆跑了。    

 

 

4. 弗朗西斯约了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基尔伯特开上他的银色跑车,两个人难得准时到弗朗西斯家楼下集合。弗朗西斯出现,对着靠在车上摆姿势的两个男人张口就问:“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说,想抢钱还是劫色?”

安东尼奥墨镜带到一半差点戳进眼睛,“啥呀,你今天叫我们出来就是为了这个?”

“兄弟对你太失望了。”基尔伯特装模做样地叹气。

“认真的,那个什么‘孤岛’?你们到底从哪里找来的?”

二人相视一眼,安东尼奥回道:“朋友介绍的。”

“拜托,你哪个二世祖朋友搞的项目?”

“所以说,你考虑的怎么样?”基尔伯特关心道。

弗朗西斯摸了摸鼻子:“下个月去试住。”

“哈?”“什么!”

“弗朗西斯,你作为我们的希望之星,就这么随便地被安排了吗?”

“你给我清醒一点啊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抬头看看天,再用手背靠上自己的额头,发出了交友不慎的感叹。




T.B.C

——————————

为这个文的Dover感情线定下的感觉是野田洋次郎先生的HIRUNO HOSHI

真的 文一言难尽 歌是真的好听

今天是换季鼻炎复发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