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嘻嘻灼

请务必看一眼☆ -`ω´-)



her汐灼 潮汐的汐 灼烧的灼

这是一个混号

#一个不正经文手
辣鸡水平 日常反思

#一个底层章er
入坑三年多 龟速进步
没有素材 见谅


#主厨APH
耀all爱好者 除了菊耀啥都吃
不扯三次 雷娘耀

#本命王耀&广濑大介


#扩列走企鹅:1256435536

#缺一个三观合聊得来 有共同喜好 程度差不多 互帮互助共同走上中特社道路的亲亲cp

aph同人 <深秋>

红色组短文  手风琴手露×白领耀  ooc

--------------------

    莫斯科最近一直有个好天气,但确实刮着让人感到寒冷的风。

    街道上衣着时尚的男男女女或独身一人,或三三两两地穿行,午后的云看起来很薄,一队也许是迁移到什么地方的候鸟小黑点一般划过。

    提着装满了文件的公文包正要去办事的人就这样突然在异国街头停下脚。

    目光不自觉跟随对方的指尖在黑白琴键上游动,修长的指仿佛按在神经末梢,高低起伏的音调如脉冲一下下敲击王耀的大动脉血管壁,牵动左侧胸腔里的器官不停跳动。

    手风琴独特的音色却让他想起了中学时在音乐室跑音的老旧钢琴上演奏的,那首已经记不起题目的幻想曲。

    下午光线很好,投在斯拉夫人奶金色的发丝上。眼睑半阖下紫水晶色的眸子并没有焦距地望着前方,嘴角微微翘起,是曲子里有什么值得怀念的事吗。

    王耀不知不觉就站到了乐曲的结尾,恍然回过神来看了看手表,长指针离约定时间只剩下三个小格。

    "请问..."演奏的青年注意到了他的存在,抱着手风琴起身,正迟疑着想要说什么,王耀西装内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便歉意地向他一笑,转身接起电话。

    不过幸好不靠谱的法国上司说是临时有事把时间改到了明天。

   "有什么事吗?"大概是自己厚脸皮地一直站在前面让觉得他尴尬了吧。

    "可以的话,愿意再听一首吗?"对方整理好了言语道,右手往下拉了拉脖颈间白色的围巾。

    王耀愣了几秒,随即拎着包坐在了他旁边。"是什么曲子呢?"他侧头问,低扎的马尾滑到了肩上。

    但对方已经按下了第一个音。

    "喀秋莎。"王耀便自己给出了答案。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