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嘻嘻灼

请务必看一眼☆ -`ω´-)



her汐灼 潮汐的汐 灼烧的灼

这是一个混号

#一个不正经文手
辣鸡水平 日常反思

#一个底层章er
入坑三年多 龟速进步
没有素材 见谅


#主厨APH
耀all爱好者 除了菊耀啥都吃
不扯三次 雷娘耀

#本命王耀&广濑大介


#扩列走企鹅:1256435536

#缺一个三观合聊得来 有共同喜好 程度差不多 互帮互助共同走上中特社道路的亲亲cp

【美食】今天吃什么

美食夫夫的小甜饼   ooc
酒庄继承人和设计师的老夫老妻模式【大雾】
又名琼斯先生被抛弃的日常  [6]言[6]
真.不会写甜文  取名废的死亡

––––––

    弗朗西斯顺着可见的食物香气寻到家,从裤兜里摸出钥匙开了403的门,果然看到王耀挽起袖子在厨房忙活。煤气燃烧的热度透过咕噜咕噜冒小泡的水传上来,给他双颊带上一丝熏红,系着黑白图案的围裙,右手持刀利落地切着葱花。小葱不冲,味道却很香。

    自觉地打开水龙头洗手,抽了张厨房纸擦干,弗朗西斯拿起案台上擀好的面,一边抖一边放进将开的水里,取出长竹筷搅动。

    "今天有空揉面?"他左手撑在台边,看着王耀低垂的眉眼问道。

    "记得凉水点三次。"王耀动作不停,把准备好的小油菜放进炒香蒜泥的锅里。

    弗朗西斯习惯他有时候答非所问,想着他大概又是不想说什么,却听对方接着道。

    "我和阿尔弗雷德交代好了,他接受的十多年的教育应该足够他理解我的意思。"因为水分与热油相交的声音,他提高了音量,好让弗朗西斯听清。" '相遇'的设计结束后我就会离开公司,回国找个喜欢的地方定居。在那个小英雄的地盘上总是不明不白的,比得上做菜把盐放成糖。"放下锅铲,捏了一些细盐进去,再接着翻炒、顛锅。

    弗朗西斯倒了半杯冷水下去,滚开的面翻转变得缓慢,他暗自拉长了心跳和呼吸,"那个霸道总裁会放你走吗?这对他的世界来说无异于丢失一座优良的矿产,同时还被抢去了来年的首单。"结果他的问句并未表达出任何的真实性,这绝不是重点所在。

    他的产业全在法国,哪怕一时兴起追着王耀来了美国,也未曾停止接手事务。如果对方决定要回母国,他没有可能放下这压了近十年的担子。王耀不会强求他,他们不是青春期,都明白社会和责任的重要。那么最好的后果,是他们相隔一万多公里,通过虚无的网络保持联系,至多偶尔见一次面。而这种结局大多是两人打着招呼客套--近三年来他最不愿想的事。已经是失去什么就抓不回来的悲观年纪,再怎么取次花丛都无法藻饰被挖空了一块的心。
   
    眼见着他嘴角一点点垮下去,王耀出声道:"快别让我美丽的玫瑰哭丧着脸了,弗朗吉。下回别把机票压在枕头下面,整理的时候很容易发现。"

    "我想我没有说清楚,回国,回法国。"他打开了排烟机橘黄色的照明灯。

    指腹按下开关的瞬间,弗朗西斯松了口气。

    王耀脸上升起一个暖意十足的笑,他侧过腰去,在对方左脸亲了一口。

    因为这个举动,弗朗西斯不自禁放出皮埃尔在心中到处乱飞,"哦,那真遗憾。我怎么就不知道你愿意和我一起呢?我已经排演好烂俗的苦情戏码,就等着你拒绝我了。"抑制不住笑意的神情怎么也不像口上说的那样失落,他一边把熟透的宽面沥干,过了凉水,夹到两个碗里。

    "嗯?要不我们演一遍,好满足你旺盛的表演欲?"从柜里取出盘子,王耀无比认真地注视他。

    弗朗西斯手臂从爱人腰后绕过,去拿装辣椒面的调味瓶,"我没那个胆子,万一你真拒绝我了,日月为之黯然。"

    "那好吧,难得老人家我想陪你玩玩。"身子往后一靠,轻轻倚在对方臂弯。"波诺弗瓦先生,请给我变态辣,十分感谢。"

    "王先生,吃完面记得喝点去腥的茶,我不想接吻的时候一股油泼辣子味。哦,十分感谢。"

    "波诺弗瓦先生,"王耀突然正色道,

    弗朗西斯皱起眉看他。

   "明天可以麻烦你做可露丽给我吃吗?它小小的太可爱了!"

   "我的荣幸,王先生。如果你愿意下班以后去一趟超市,买点黄油回来的话。"

––––––

        I love you more than yesterday and less than tomorrow.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