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嘻嘻灼

请务必看一眼☆ -`ω´-)



her汐灼 潮汐的汐 灼烧的灼

这是一个混号

#一个不正经文手
辣鸡水平 日常反思

#一个底层章er
入坑三年多 龟速进步
没有素材 见谅


#主厨APH
耀all爱好者 除了菊耀啥都吃
不扯三次 雷娘耀

#本命王耀&广濑大介


#扩列走企鹅:1256435536

#缺一个三观合聊得来 有共同喜好 程度差不多 互帮互助共同走上中特社道路的亲亲cp

【耀菊】踏月而来 一

现代paro
写手耀×画手菊
年下攻

画风和标题不符

–––
9.12

【“君乃何人?”
    “自九天之上而来。”
    “仙人乎?”
    “非也。”
    “鬼神乎?”
    “亦非也。”
    “故作玄虚否?”
    “汝可闻词曰,'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
    “未曾。”
    “而今既得,当有思人念月也。”
    “怎有情不知所因而起?”
    “汝当自知。”

    那人广袖一甩,有三千云霞于他脚下聚拢,青衫生雾,衣袂绕霭,形容模糊而不得见。他尝背光而来,此刻向光而去,恰是金乌振翅之时。】

    本田菊看着以邻国古代为背景的神奇作家写的鸟语脚本构思了一宿,结果又一次伏在书桌上醒来。解放出被自己压迫一整晚的笔,套上盖子,十指胡乱梳了梳杂草般的头发,眯着眼顿了会儿,撑着桌面缓缓站起身。

    通宵的日子真不叫人好过,无良编辑压榨劳动力,隔壁大娘家来客人愣是闹腾了一天一夜,他不得不用耳塞缓解抗议的思维。好在波奇乖,这个点估计还在窝里呢。

    等等,今天几号了?

    慌忙捡起丢在地毯上的手机,按下电源键。
    接着一团糟的面容终于支持不住向墙壁贴去。

    会见相亲对象的“好日子”。
    他就得差摇旗欢呼了。

    作为大龄宅,父母虽然理解但总难免塞给他各种相亲表格。他抵死不从,也还是安慰性填了一张。那个会所好像叫什么,穿越彩虹的普通人?意味不明。

    好吧,反正只有这回。他梳洗一番,又别扭地套上母亲让干洗店送来的西装,却被领带缠住好一会儿。约摸二十多分钟后,好歹是人模人样地出了门。

    按着地图搜索的结果推门而入,下午两点的甜品店倒没什么人。不过话说回来,能把约会地点选在这儿的,不是萝莉就是大叔吧。自己早饭都没塞就出门,还是别要什么甜腻腻的东西了。

    一边吐槽了许多,本田菊环视两圈,都没发现有什么可疑的萝莉大叔,只有吧台一个三次元帅哥埋头攻略抹茶大福。本田菊选临窗的位置坐下,准备礼貌性等到约定时间过十分钟,就下手点份冰激凌松饼。

    手机上Line的提示音一响,却是陌生人发来的消息:您好,打扰了。我是今天和您约会的人,请问您到甜品店了吗?

    嗯?bo ku?难不成是女装大佬?蒙骗了婚介会所和母亲的女装男子?

    好吧。本田菊紧张得有点渗汗。
    我应该干点什么!邀请他做我的模特还是要点日常写真?或者问他有关女装的细节?
    咳。职业素养。

    输入[我已经到了]点击发送,本田菊托腮等对方回复。

    而对方似乎看着手机屏幕静默了一会儿,才发来[您坐在哪里?]

    靠窗的头一个位置。本田菊很快回复,只是觉得空气中有一丝诡异的气氛。

    对方这回沉默了两三分钟。难道他反射弧比我还长?老年人本田菊表示理解。他又去扫了眼时间,刚要开口点单,却觉得身边光线一暗一明,抬头见是吧台那个年轻人。

    “失礼了。”那人斟酌着开口,“您是本田先生吗?”

    嗯?难道他是我的饭?不对,我用的不是真名。

    “我是通过'穿越彩虹的普通人'来的。名字是王耀,请多指教。”他礼貌地微笑,向一脸懵逼坐在沙发上的本田菊伸出了右手。

–––

王耀按着老年人一般规律的作息在周六的七点起床,合起床边小桌上的两台笔记本,踩着拖鞋去倒了杯凉白开喝。
    等他吃完早饭冲个凉,出门刚好八点二十。

    不省事的妹妹又撺掇他去相亲,说什么那个婚介会所实为同性介绍伴侣。也没见过才二十五六家里人就“催婚”的,莫不是产粮缺题材,准备拿亲哥开刀?

    结果在约定地点内心折腾了小会儿,发现对方也是满头雾水。

    二次宅。王耀在本田菊进门的时候就一眼洞穿。头发长度差不多是两个月没剪,眼睛水肿,下面青黑,西装笔挺衬衫却是皱的,脚上皮鞋也是刚从柜子里拿出来没多久,手机壳里塞着他老婆的小纸片。王耀瞧他浑浑噩噩坐下,对着手机犯傻,也想起自己是约了人的,看看点差不多,便复制备忘录里对方的手机号,在Line上发了消息。

    店里安静,于是下一秒二刺螈小哥的手机提示音响起,王耀愣了一下,随即心里泛起要命的尴尬。对方进门的时候显然看到自己就马上忽略过去,又一副等人的姿态,难不成也是被坑蒙拐骗来的?说不定还是个直的?妈耶,怎么办?装作不知道然后跑路?打个招呼然后说认错人了?还是强行掰弯????

    还是第二种方案可行,于是王耀解决完吃了一半的大福,拿张纸巾擦嘴擦手,起身过去。

    “失礼了。”他斟酌着开口,“您是本田先生吗?”

    “我是通过'穿越彩虹的普通人'来的。名字是王耀,请多指教。”他礼貌地微笑,伸出了右手。

    喂,他那个窃喜然后转成一脸懵逼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王...耀?啊,我是本田菊,请多关照。”对方反应过来连忙放下手机起身与他握手。“请坐。”他补充。

    王耀明显感到他的不自在,也是无奈道:“您知道您的...相亲对象是男人吗?”双眼直直盯着他的面部动作。

    “男人?”本田菊吓得拔高了声音,随即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对不起,在下只是太惊讶了。所以您就是那位...”他把手盖在膝盖上,脑袋微低。王耀怀疑若是此刻他们坐在榻榻米上,他毫不犹豫就会来个土下座。

    于是他们尬聊了一会儿,反正对方也没有什么和同性相亲的意思,王耀也就挑些有的没的谈谈。例如小菊花是被迫填表,而不是有个坑哥的妹妹。他是个画手,原创作为工作,平常自己画些同人挂到站上。至于自己么,王耀只说是一般白领,至少表面上就是。倒也不是怕什么,左右两人也没什么交集,没必要。

    瞧着十分钟过去,对面本田菊依旧有些局促,王耀也无意再聊,便意思意思说了句“下次再见”,去付了账。

––––––

    本田菊弧长三公里,回过神来对方已经走了,长呼口气,刚要离开,店员端着托盘过来,道是王耀点了猪排三明治和冰淇淋松饼,已经付了钱。

    又一次带上了震惊的表情,本田菊心情复杂先舀了一勺冰淇淋球塞进嘴里。
   找机会还吧,他安慰自己。

    出了电车走到公寓楼下,见昨天家里闹腾一日的欧巴桑拎着大包小包也刚要上楼,本田菊打了个招呼便没太在意,跟在她后面进了电梯。

    门一开,欧巴桑夸张的声音直吓了他一跳。“哎呀真不好意思!我忘了小耀你没有钥匙,让你久等了!”

    本田菊从裤兜里掏出钥匙正要开门,听到个耳熟的词便下意识回头一看,再次震惊了。

    王耀眼睛一眯,朝他点了点头

    “哦呀,”欧巴桑见邻居看过来赶紧介绍,“这是我侄子,王耀,这是本田先生,他人可好了!本田先生,要不到我家来坐坐?”

    “不了,在下还有工作要做,谢谢您的好意。”本田菊脑子一抽,没看王耀第二眼,就当不认识也没有之前那回事,赶紧拒绝欧巴桑,打开门进去又迅速关上,动作一气呵成让他十分满意,留下门外两个人面面相觑。

    然而下一秒他便趴在玄关柜上后悔起来,尴尬到脸红。

    啊啊啊算了算了。一分钟后他自暴自弃,扎起发带准备立刻去和那一言难尽的脚本战斗,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大战啊,要是砸了,无良编辑指不定交稿的日子就会跑来拧下他的头。

---
TBC.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