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嘻嘻灼

请务必看一眼☆ -`ω´-)



her汐灼 潮汐的汐 灼烧的灼

这是一个混号

#一个不正经文手
辣鸡水平 日常反思

#一个底层章er
入坑三年多 龟速进步
没有素材 见谅


#主厨APH
耀all爱好者 除了菊耀啥都吃
不扯三次 雷娘耀

#本命王耀&广濑大介


#扩列走企鹅:1256435536

#缺一个三观合聊得来 有共同喜好 程度差不多 互帮互助共同走上中特社道路的亲亲cp

【耀菊】踏月而来 三

     敲门持续五分钟,王耀无奈按下门把走了进去,道了声失礼,喊着本田菊的名字,犹豫着慢慢往里走了两步,却依旧没有回答。他把钥匙轻轻搁在鞋柜面上,一道白色的影子忽地冲了过来,汪汪叫了几声开始疯狂往他睡裤上扒拉。
    
    王耀有些哭笑不得,蹲下身去揉了揉它的狗头。“没事,你尽管扒拉,反正一样的裤子我还有三条。”他一面说着站起来要走,脚跟还没抬起就感到裤脚上好一股阻力,回头看果然是有狗想要把他叼走,还一边发出叫人无法拒绝的细声咕噜。

    啊啊啊啊啊妈呀好可爱!!!王耀欠钱脸下的一颗少男心险些跳出来,作为妥协往里走了几步,小白狗便松了口,后腿坐在地上死命摇尾巴。然而到了老年人该睡觉的时间,王耀打个哈欠又要走,毛团子马上凑过来一口咬住王耀睡裤上的滚滚。王耀朝里走,它又松口坐在地上,王耀转个身,它又立即冲上前。

    于是本田菊出来就看到画风诡异的王耀和白团子波奇在纠纠缠缠。对门的邻居过肩发散了大半,穿着印满了熊猫图案的卡通睡衣,脚上还是熊猫造型的毛绒拖鞋。

    王耀听到脚步声便把目光从波奇身上移开,瞧着对面男生诡异的眼神知道他一定是误会成他和邻居的狗发生了什么难以言述的事,开口解释道,“伊莎编辑叫我来送单车钥匙,门没锁就擅自进来了,抱歉。”

    对方却是比他还不安的神色,“没关系!在下工作太入神没听见敲门声。”言罢走去角落的小柜拿了包狗粮出来,倒在抹茶色的食盆里。“是在下的疏忽,忘了给波奇准备饭。您的...衣服,不要紧吧?”

    波奇屁颠屁颠地跑过去,粉舌头舔了舔他沾了些墨水黑点的手。

    “等下,您说伊莎编辑?”本田菊后知后觉抬头,满脸不解。

    王耀轻咳,“那个脚本是我写的,很生涩吧。”

    “啊、”本田菊楞楞地应了,随即意识到不对,连连摇头,“不不不,您的作品都有很深的含义。在下会尽量揣摩清楚,竭力把两者结合在一起的。”他突然地朝王耀鞠躬。

    王耀被他吓了一跳,“omoshiroi君,对于脚本你有不懂的地方可以直接问我。”

    本田菊对于他改了称呼有些不适应,“您可以直接唤在下的名字。书房在这里。”

–––

【我已然从那怪异梦中脱离多时,只作不在意心头萦绕几丝浮躁,照样晨起,劳作,用膳,入寝,日渐有了平乏无味甚而麻木的错觉。
    九重天上的仙人不过是愚昧无能的产物,我素来如此觉得,可我吃饭的本事也只有靠了不得知晓存在且虚无缥缈的仙人。但情爱一事与我而言实在没什要紧,或许人因无知而无欲。我所能解释最深的,也不过男女之间的情愫罢。】

    “你读到哪了?”王耀盘腿坐在地上,把一沓纸哗啦哗啦的翻来翻去。

    本田菊坐在关节生锈的转椅上,双手捏着钢笔,盯着王耀手中纸张道:“主人公下山初遇逃出的宫女为止。背景实在太陌生,在下一边查找资料,是有些慢了。”他坐直了又问,“您想要传达的几个点能具体阐述吗?”

    “最多的是封建社会底层人的常态,耍点小聪明,有些自以为是,却又悲观,身上是阶级制度的桎梏,基于这种种,再去凸显所谓神明也好,自然也好,那些未知事物给予他们的希望和万物生灵之间隐隐约约的维系。嗯...还是偏向唯心主义。”王耀迟疑了一会儿,又重重点了点头。随后哂笑,“怎么跟记者采访似的,你放松些。”

    对方两颊微红,“在下习惯了。”

    “好吧好吧,那你继续问。”
  
  “嗯...所以主人公违背伦理的爱情并不是主要,也是为了体现灰暗下扭曲的心理?”

    “我个人的理解不是,他们两人重逢以来唇齿相依,在主人公心里那种未言明的感情介于亲情和男女之情中间,但最终有些病态的压缩在自己身上,看妹妹嫁人生子。”王耀停下来翻页的手,眉头轻锁,眼睑半阖叫人无法琢磨他思绪究竟延伸了多远,似乎就探在了时空夹隙里。本田菊一面细细听着,下意识地收拢眼神不去看他,余光扫到手中录音笔上,小红点有节律的一闪一闪。

    “靠近结尾会有战乱的因素,最终中原地区统一,民生逐渐恢复,但此时主人公已是末路之驱,病痛难忍,有一日通过梦境回到幼时做道士的生活,他与尚在娉婷的妹妹一同在河里捉鱼,整个故事就停在此处。”
    王耀总算说了个干净,端起手边茶杯猛灌一口。

    本田菊甚至忘了按下暂停键,王耀看着他慢慢缓过神来抬起头,被对方眼里几乎是照明灯一般的高光吓到,“小菊?”

    “下周在下会把序章的手稿发给您和编辑!十分感谢您的讲解!无论如何在下都会将这个故事完完整整画完的!请您一定要期待着!”本田菊整个人微微发颤,因为兴奋整个双手直接搭上了王耀肩头,咬着下唇防止自己深更半夜大叫出声。

    妈呀,下周?现在年轻人手速这么可怕的吗?
    王耀确能理解他的心情,想着这也不亚于他见钱眼开的花痴模样了,便很是欣慰的冲他一笑。

    他自认为那是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可在对方看来不是。

    王耀并非有出挑立体的五官,只是清秀些,干净些,笑时眉眼弯起,鸦羽般的睫毛盖过星星点点的瞳眸,却煞是好看。他平日里只略微提起唇角,带着不置可否的寡淡意味,如今这样一闹,倒是全然不同了。

    原本激动过头的本田菊有些看傻了,等到一下子沉静回来,才惊觉自己做了十分ooc的事,匆忙收回手,口中连连道歉,再一个标准的土下座。

---
TBC.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