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嘻嘻灼

请务必看一眼☆ -`ω´-)



her汐灼 潮汐的汐 灼烧的灼

这是一个混号

#一个不正经文手
辣鸡水平 日常反思

#一个底层章er
入坑三年多 龟速进步
没有素材 见谅


#主厨APH
耀all爱好者 除了菊耀啥都吃
不扯三次 雷娘耀

#本命王耀&广濑大介


#扩列走企鹅:1256435536

#缺一个三观合聊得来 有共同喜好 程度差不多 互帮互助共同走上中特社道路的亲亲cp

【耀菊】踏月而来 四


9.16

    王耀迷迷糊糊睁开眼,觉得有些头疼,拿过手机一看竟是下午两点。虽然老年人着实不适合熬夜,但昨天晚上眼见对方一副打了鸡血的样子,没好意思说自己困了,于是一直在那间不大的书房里坐到了凌晨。

    他左手勾过右手手腕上的发圈扎起头发,踩着毛绒拖鞋准备去阳台打套太极。

–––

    王耀把几十张图片打包压缩,准备传给隔壁画手。蓝色进度条还没推到底,messenger提示音响了。

腐女子高校长
[你俩进展的怎么样呀]
【嘿嘿嘿.jpg】

催电费的
[挺好的]
[他说下周就交稿]

腐女子高校长
[哎呀谁问你这个进展了]
【你懂我意思.jpg】

催电费的
[嗯?钥匙我也给了]

腐女子高校长
【这里痛.jpg】

催电费的
[大下午的什么事找我?]

腐女子高校长
[一个好消息]

催电费的
[ ?]

腐女子高校长
[我今天去你老家旅游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小菊花就拜托你照顾一下_(:зゝ∠)_]

催电费的
[恭喜恭喜]
[????他一个成年男性生活不能自理吗]
[不会是你脑袋里又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吧]

腐女子高校长
[哎呀开玩笑啦我哪敢劳烦您老人家]
[我登机啦ノBye~]

催电费的
[走好嘞您呐]

–––

    骑车到市场,王耀同大妈大娘们问好:您侄子找女朋友啦您孙女考试又拿第一啊您彩票又没中啊您麻将赢了多少啊,今天的黑鱼是刚出网来的小葱新摘的油菜嫩得很,哎你多装一点没事儿大娘不差你这点钱赚。
    
    嗯晚上就沸腾鱼小葱豆腐蒜泥油菜?王耀想着咂了咂嘴。

–––

    廉价窗帘的缝隙里透进近夜余留的暖光,投射到临窗书桌堆放的书籍纸张上,形成些几何的斑块,右手边窗台摆着的盆栽叶片已经不规则的枯黄。

    “仙人,就是腾云驾雾的感觉吗?”
    本田菊咬着笔杆思索。
    “云雾...”
    “仙气...”
    “香气...”
    哪来的香气?本田菊着魔似的放下笔起身,迷迷糊糊就敲响了隔壁的门。

–––

    王耀用抹布裹着洗脸盆大小的碗端到桌上,依旧烫手的温度使得他一放下就拿指腹捏了捏耳垂,嘴里呼着气。滚滚印花的围裙摘到一半,听到敲门声便去开了。见是本田菊杵在门口,他刚要开口,发现对方神情呆滞,有些不对劲。

    “小菊?小菊?你怎么了?”王耀手上用了点力道拍他的肩。

    “啊?”本田菊用没有高光的眼神略微抬起头看他。

    “没事吧?你要不要紧?”

    “好香。”

    嗯?怎么就这没头没脑的一句?好香?
    这是饿傻了?

    本田菊喉结滚动了一下,目光四处扫视,寻找那股罪恶的来源。

–––

    “实在是太、失、礼了在、下真的太、饿了、”尽管算不上狼吞虎咽,但本田菊此刻吃饭的样子叫王耀直想笑。

    “咳,”王耀尽力掩饰嘴角的弧度,“你要不要试试这个?”说着夹起了一块满带着干辣椒的黑鱼片,朝对面的人道。

    本田菊顿了一下,看看王耀,看看鱼片,慌忙甩头:“您太客气了在下会妥善处理的!”

    “不辣的,尝一口?”王耀笑眯眯的试着坑蒙拐骗。

    “感激不尽万分抱歉给予考...?????”

    老司机已经把不辣的鱼片塞进他嘴里,歪头盯着他。

    本田菊嚼了嚼。嗯,挺不错的,鱼肉很飘,和日本料理不同,入味,咸,鲜...
    一瞬间舌尖传来名为辣的刺激感觉传达到大脑皮层接连通到了眼鼻,唾液分泌再多也挥之不去这股子辛味直冲喉咙。
    于是他剧烈咳嗽起来,想也不想地半起身,伸手拿过对面王耀的水杯就大口大口地灌水。

    王耀看着他眼眶泛红样子忍不住勾起嘴角,等到对方无论如何也不能脱离险境的时候才去厨房拿了听冰椰汁打开递给他。
    “不好意思,喝点这个,解辣的,哈哈、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结果还是幸灾乐祸地笑出了声。
    
    之后王耀一脸无(乐)奈(意)地解决了一整盆沸腾鱼片。

–––

    “你来有什么事吗?”王耀擦干手坐到本田菊旁边的位置,把纸巾团成团丢到垃圾桶里,手随意搁在沙发靠背上。

    “在下只是...想请教一下服饰的问题。”本田菊端坐着,在对方靠近时偷偷吸了口他身侧的空气。随即又被自己的举动吓到,兵荒马乱地找了个由头。

     王耀蹙眉,“嗯?你没收到我发的邮件吗?”

    “邮件?啊,在下现在就回去看看!”他双手搭在膝盖上,身子往前一倾,“十分感谢您的招待!”本田菊语速加快,说完便立即站起来,似乎是要逃离这里。

    王耀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去为他开了门。本田菊穿上鞋,转身时险些贴到王耀鼻尖,他急急后撤一步拉开距离,两人都怔了一下。王耀没说什么,只是笑着道了晚安,本田菊低着头也小声回了句。

    等本田菊魂不守舍地进了自己家,王耀挑了挑眉,关门,上锁。

–––

TBC.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