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嘻嘻灼

请务必看一眼☆ -`ω´-)



her汐灼 潮汐的汐 灼烧的灼

这是一个混号

#一个不正经文手
辣鸡水平 日常反思

#一个底层章er
入坑三年多 龟速进步
没有素材 见谅


#主厨APH
耀all爱好者 除了菊耀啥都吃
不扯三次 雷娘耀

#本命王耀&广濑大介


#扩列走企鹅:1256435536

#缺一个三观合聊得来 有共同喜好 程度差不多 互帮互助共同走上中特社道路的亲亲cp

极东日的摸鱼
大概是刀子
耀菊   ooc   梗源见图

––––––

    能坐满二十来人的教室里除了方才子弹透穿钢化玻璃,也没有其他杂音了。不知道是谁忘记关窗,起风时深灰的布窗帘随气流翻出窗框,胡乱飘着,而此时又被打湿了紧贴在脱漆的墙壁。

    本田菊坐在正中的位置,盯着面前课桌面上有不知几年前的学生刻的幼稚字句和可笑的图画。

    软底的靴子发不出太明显的声响,又许是雨下得大了就把外界完全隔绝开去,本田菊很容易就听到熟悉的平稳呼吸声,他微微侧身,视线投向门口。

    王耀右手松松握着枪把,左臂直角曲起,挂了对折整齐的外套,按着他素来不急不缓的步距,走进来。

    “本田,你心中的武士道,究竟是什么呢。”
    “不想回答,那我再问一个。”
    “你是怎么来的,公交,铁路,飞机,还是单车?”

    “乘船。”

    “可别冷着脸说笑,这里全是旱地,哪来的船只。”

    本田菊未曾作答。

    王耀挑了挑眉,他退下还剩一颗子弹的弹夹,连同手枪放在积灰的讲台,绕了个远路走到端坐着的本田菊左侧,坐上桌沿,斜斜地俯身前倾,原本贴在两鬓的发丝由于重力自然地滑到他唇角,王耀觉得有些痒。

    本田菊抬眸,淡淡盯着他带了几分疲色的面容,伸出手去,食指指尖从他额角划过,把碎发拨到耳后,随即又沉默不语地看着自己低沉了上臂,手缓缓落下来。

    却一下被王耀禁锢了手腕,当本田菊下意识作出防备姿态,他感到那比他体温更低的温度,从凸起的腕骨和小小凹陷处摩挲往上,包住他的手掌,在他近节指骨的下端关节画圈。

    王耀的右手握着爱人的右手,移动到对方脸侧,抚过柔软耳垂下方,骨骼小小的转折处。他的食指和中指压在本田菊的食指和中指上,微凉的指腹稍用力度,使本田菊感受到自己颈部微热的皮肤表面细小的纹理,以及皮囊之下有节律扩充的动脉。

    王耀停止在那儿,他吸了一口下雨带来的草木清香,道:“小菊,你最喜欢对我说谎。”

    “交通工具而已,您何必这么在意。”
    “相比起来,您,”本田菊左手搭上王耀腕间。

    他感受到两人的脉搏渐渐由一前一后变为一致,想要戏谑地看向对方,却听了王耀开口。

    “那请你再骗我一次。”

    一瞬间大雨滂沱,再也听不清谁说了什么。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