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嘻嘻灼

请务必看一眼☆ -`ω´-)



her汐灼 潮汐的汐 灼烧的灼

这是一个混号

#一个不正经文手
辣鸡水平 日常反思

#一个底层章er
入坑三年多 龟速进步
没有素材 见谅


#主厨APH
耀all爱好者 除了菊耀啥都吃
不扯三次 雷娘耀

#本命王耀&广濑大介


#扩列走企鹅:1256435536

#缺一个三观合聊得来 有共同喜好 程度差不多 互帮互助共同走上中特社道路的亲亲cp

【耀菊】踏月而来 Part 16


12.27
    几天前王耀恢复了正常工作。
    本田菊本想着还能一起吃个晚餐也挺好,至少不会到了寸步难行的地步,但是这种状态仅持续了两三天。

    某日王耀临时接到出差采风的任务,下午就得登机,又怕打扰本田菊,便直接发了消息过去说明。而因为睡过头正努力赶稿的某人,没人喊他吃饭,自然是深夜才看到信息。

    所以本田菊得以发现,他的生物钟已近乎完全依赖于王耀。也许察觉地还不算太晚,他想,得改过来,比如定几个闹钟提醒自己,闹钟可比王耀来得准时。

    次日晚上他吃完了橱里最后一盒方便面,坐在餐桌前发愣,一时不知道要干什么。前天他还吃了王耀烧的宫保鸡丁,今天就沦落到与宫保鸡丁味的方便面凑合的下场了。

    波奇吃饱了饭跑来,围在他的脚边拼命摇尾巴。本田菊知道它是想出去撒欢了,可他真的真的不想出门。他不走心地揉了揉波奇的狗头,喃喃道,要是耀君在就会好些了。

——

    太多东西是身在其中而不知的,王耀写作的时候经常陷入这样的境地。因为自己太熟悉剧情和细节,往往很难去直观评价,有时靠他人的意见,有时只是常年积累的惯性。他希望作品是存在于可读性和创作的兴趣之间的平衡点,不是读者看来繁复晦涩的骈文,也不是作者看来注释拼音的幼儿读物。

    并不是件简单的事,热门而出名的作品屈指可数,在此之外就都是偏向性较强或者“生不逢时”的产物了。

    王耀还是没弄清楚自己的定位是作家还是个写手。因为大多时候他是带着些功利的目的去审视自己的作品,会不会受欢迎,能不能得到认可。

    然而他一旦发现自己钻了牛角尖,就会立即逃出来,做些别的什么事,例如写个段子。

    有次他就拿可爱的同事开刀,在某网站上放了有关风流×傲娇的办公室恋情的小段子,反映不错。于是后一个月他每每看到两个同事同框,便忍不住笑,害得俄国上司以为他病了,差点把他送到精神病院。不过他想槽那个俄罗斯人很久了——一个除了夏天怕捂出痱子以外,其他时候都围着白色长围巾的人。

    王耀盖着宾馆里不太舒服的空调被,觉得对于独身的人来说,普通白领的生活还是挺好的。

——

12.29
    本田菊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出了门,准备去便利店搬一箱方便面回家。

    临近中午,街上没有太多车流行人。圣诞节的余热还未完全散去,挂满彩灯的圣诞树有不少还立在商店门口。不过对于本田菊这类人来说,这个宗教节日唯一的意义可能就是游戏活动了。

    二十余天就能养成一个习惯,好坏不论,何况几个月来本田菊是很乐意和邻居融洽相处的。好处是他按时用餐,没再犯过胃病,坏处是王耀一走,他饿了只能靠辣鸡食品或者外卖度日。

    王耀会不定时给他发早安晚安之类的问候。当然,本田菊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从不主动联系王耀,似乎他的社交软件上只有回复功能。

    或许对方忙于工作,后来就没空顾及他了,本田菊一日十次打开软件刷新,都没有未读消息。

    想到这里,便利店的门开了。他凭着记忆走向对门的角落,却在收银台见到了有些眼熟的身影。好像是王耀的大学同学吧,虽然只见过一次面,但是明显的面部特征足以让本田菊记住他。

    “您好。”由于亚瑟刚好转过头看过来,本田菊不得不打招呼。
    “嗨,你是...耀的邻居吧?”粗眉毛男子朝本田菊颔首微笑,一改上回醉后的疯癫状态,十分绅士有礼。
    “是在下。”
    “你来买东西吗?”亚瑟挑眉问道。本田菊依稀从这个小表情里看出了王耀的影子。“哦对,耀已经回来了吧,怎么样,那边的特产好不好吃?”

    嗯?什么已经回来?什么特产?本田菊好像不是很懂。
    亚瑟见状补充:“他应该是早上九点半下的飞机,我以为他已经到家了。”
    本田菊低头看了眼手表,十二点零五分。
    “失礼了,在下现在回家。”说着匆匆跑了出去。
    怎么在下都不知道耀君什么时候回来。

——

    王耀刚放下行李,听到敲门声便匆匆走到玄关。门外站着仍有着气喘的本田菊。

    明明才四五天没见,王耀看到邻居的时候竟然有种熊抱他的冲动。他暗骂自己不对头,一边笑着说,“我回来了。”

——

TBC.

评论(3)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