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嘻嘻灼

请务必看一眼☆ -`ω´-)



her汐灼 潮汐的汐 灼烧的灼

这是一个混号

#一个不正经文手
辣鸡水平 日常反思

#一个底层章er
入坑三年多 龟速进步
没有素材 见谅


#主厨APH
耀all爱好者 除了菊耀啥都吃
不扯三次 雷娘耀

#本命王耀&广濑大介


#扩列走企鹅:1256435536

#缺一个三观合聊得来 有共同喜好 程度差不多 互帮互助共同走上中特社道路的亲亲cp

【金钱】【我的中文老师真的很严格】


#梗源前段时间微博上看到的古诗混搭
#纯属娱乐

    阿尔弗雷德今天也特别兴奋地套上卫衣穿上牛仔裤带上耳机双手插兜地出门去上中文课了,因为他想泡他的中文老师——王耀,典型的东方男子,长发不仅不能掩盖反而更凸显他的气质,他鎏金的琥珀色眼瞳简直是上帝的杰作,他仿佛是天生的衣架子,穿什么都像在拍时尚大片,他谈吐不凡,连咬字都与众不同的好听....

    不过正当他在金拱门解决午餐的时候,蓦地想起今天上课要抽查学过的古诗,顿时阿尔弗雷德的愁绪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他最不擅长的就是记忆,甚至连ex的各种花式纪念日都记不牢,更别提弯弯绕绕的中文诗词了,简直是和剥夺辣鸡食品同等的酷刑。
    但是!他背不出的话,中文老师会不会叫他留下来开小灶!一对一授课!哦上帝!想想就兴奋!

    于是阿尔弗雷德决定,就算背的出也要装作背不出。计划通!

    阿尔弗雷德因为花痴了一路,不小心撞上了电线杆,错下了公交,于是迟到了半个小时。
    到了教室门口,他跃跃欲试地推门而入,恰好看到王老师和英国学生亚瑟亲切地交谈,下面的其他学生也都是其乐融融。
     王耀注意到阿尔弗雷德姗姗来迟,只是笑着向他颔首,“快进来坐吧,下次不准迟到了。”
    “是!”

     王耀结束了和亚瑟的交谈,终于到了阿尔弗雷德掐着点算好的抽背部分。
     “前天我说过,复习的内容是从开始到现在你们学习过的所有古诗。那阿尔弗雷德,你先来吧。”王耀走到了阿尔弗雷德的座位旁边。
    阿尔弗雷德感到无比亢奋并且精神满满能量爆棚,“是!”
    王耀有些诧异地看了这个今天异常热血的学生一眼,道:“我就不整首抽背了,我会选择一些名句,我说前一句,你接后一句。”
    “是!”
    “垂死病中惊坐起——”
    “忽闻岸上踏歌声!”阿尔弗雷德由于太热血而一不小心开了挂,顺利地答了出来,他信心满满地抬着头,看着王耀,等着老师表扬。

    整个教室沉默了三秒,随即开始爆笑,简直掀翻屋顶。王耀留下一滴汗,他真的担心楼上日语班老师下来投诉。

    但王耀是谁,全校控场能力最好的老师,他将食指放在唇上,做了个示意安静的动作,班里瞬间恢复安静,虽然还是有人弯着腰竭力憋笑。
    “咳,请坐吧,等检查完所有的人我再总结。”王耀正要走到另一边,阿尔弗雷德叫住了他。
   
    阿尔弗雷德同学实在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他背的挺对的啊?于是他认为一定是太好了大家才发出认同的笑声。既然如此,要再接再厉!
    “老师,请你检查更多的诗!”

    王耀嘴角抽搐,深吸一口气,微笑着说:“那好,仰天大笑出门去——”
    “嗯....无人知是荔枝来?”
    王耀感到智熄。
    “国破山河在——”
    “家和万事兴!”
    woc这小子了不得啊了不得。
    “桃花潭水深千尺——”
    “疑是银河落九天!”
    “银是前鼻音,注意下。无边落木萧萧下?”
    “青草池塘处处蛙!”
    底下围观群众表示不行了,秒速笑出抬头纹鱼尾纹法令纹。
    “天苍苍,野茫茫——”
    “一树梨花压海棠!”
    “我*!你咋不说情深深雨蒙蒙风吹草低见牛羊呢!”王耀气到爆粗。这大金毛没法教了!“同学们,以后琼斯先生就是你们的古诗老师了!我会准备辞职!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
    王耀掀桌走人。

    阿尔弗雷德不明不白地就失去了想泡的中文老师。
    难道是我背诵的不够声情并茂?他想。

    我的中文老师真的很严格。阿尔弗雷德在今天的中文日记里这么写道。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