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嘻嘻灼

请务必看一眼☆ -`ω´-)



her汐灼 潮汐的汐 灼烧的灼

这是一个混号

#一个不正经文手
辣鸡水平 日常反思

#一个底层章er
入坑三年多 龟速进步
没有素材 见谅


#主厨APH
耀all爱好者 除了菊耀啥都吃
不扯三次 雷娘耀

#本命王耀&广濑大介


#扩列走企鹅:1256435536

#缺一个三观合聊得来 有共同喜好 程度差不多 互帮互助共同走上中特社道路的亲亲cp

【好茶】「联文」Good Night

愉快的联文!
我们是乖孩子 两个人躺在同张床上都不带脱衣服的(不

佐顾枭_beryl团子:

耀朝耀无差
联文短篇@Lev汐灼 
可能ooc注意?
食用愉快(:з っ )っ


初秋恰好是能安稳盖着薄被睡一整晚的时节,窗外虫鸣落下去不少,凉风渐渐取代高温。
王耀下午刚晒过被子,上头还有阳光亲吻的味道,舒服极了。
但是他有点,不,他非常担心男朋友是不是择床,毕竟某人翻来覆去的烙饼状态,快持续一个小时了。
亚瑟再次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刚确认关系的恋人就睡在身边的认知令他的神经一直处于一种高度亢奋的状态。

像个刚谈恋爱的小屁孩。
好吧,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没什么区别。

他睁着眼睛盯着白花花的房顶,祖母绿的眼睛眼神涣散,在漆黑的房间里像一双半梦半醒状态的猫眼。亚瑟将半张脸埋进被子里,手指不太自然地向一旁移去,小心翼翼地覆上了王耀的掌心,在感觉到王耀温热的体温后猛地把整张脸埋进了被子里,只剩下发红的耳尖暴露在空气中。
这可爱到极致的反应令王耀不自已地指尖发颤,随即捉住了旁边想要逃脱的手,温热的指腹摩挲过对方的手背,又转为十指相扣的状态。而他左手紧紧抠着被角,竭力控制自己不尖叫出声。

不能暴露他是小白的事实,不能暴露他是痴汉的事实。

他小心清了清嗓子道:“你就不怕闷死自己?”然而声音仍旧微哑,不过好在亚瑟完全没有余心在意这个。
王耀依旧牵着对方的手,他侧过身,小半张脸陷在枕头里,将挡住亚瑟害羞表情的被子拉下来,正好对上了双碧澄的眼眸。
用来掩盖自己窘迫状态的被子被掀开,亚瑟慌乱地移开和王耀对上的视线,忙将被子拽回几分,哈哈地干笑了两声以掩饰自己的不自然,“我只是有点冷,恩,有点冷,哈哈……”手心相触的肌肤温度仿佛要把他烫伤,亚瑟再次试图抽动着手指却被王耀握得更紧。
只好在心里懊恼地哀嚎了一声,放弃手上的动作。紧紧地闭上眼睛试图不去想一旁的人,“这么晚了快睡觉吧睡觉吧……”在心里一遍遍地默念,冷静,要冷静。

这个家伙真是难攻略啊,看上去总是一本正经的样子,王耀几个月前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还有比亚瑟更可爱的生物吗?尽管口是心非,但也很容易被猜中想法,各种小动作真是不言而喻的扎心—可爱到扎心。
尽管王耀很有再逗逗他的心,奈何没有老司机的技术,就怕面对着恋人,自己先把持不住。于是有些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躺平,阖上眼,“晚安。”亚瑟也低低地回了声。
果不其然,王耀直挺挺假寐十分钟后,决定放弃挣扎。他又迅速侧躺,“亚瑟,”还没等对方反应就扔出了对双方来说都是极度爆炸的问题:

“我可以,抱着你吗?”

王耀的话语仿佛在平静的湖面处扔下一颗炸弹,亚瑟清楚地听到了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里无限放大,脸上刚降下没多久的温度瞬间升高。
“不行!”清晰的两个字在经过大脑思考之前就脱口而出,话音刚落亚瑟就后悔了,一只手隔着被子蹂躏着自己的脑袋,紧闭着眼睛在内心哀嚎,但他还是不敢转身看看王耀的反应,怕被王耀发现自己已经彻底红透的脸颊。
沉默了一会儿没有等到身旁人的反应,钟表走动的频率扰得亚瑟心底有些慌乱,不自觉地咬着下唇,踌躇了半天还是支支吾吾地开口,“不是……我……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有点冷而已!”闷在被子里的声音有些模糊不清,后面几个字的音量突然放大,强行掩盖着自己情绪。
王耀对于亚瑟这种蹩脚的借口总是持不置可否的态度,于是他伸手将对方连人带被子一起揽了过来。亚瑟被迫侧身,带着泛红的两颊略微抬头,看着王耀。他不说话了,因为此情此景他实在没有良策。他所能做的只有尽量小心翼翼地控制呼吸的力度和快慢,虽然也不知道这样有什么意义。
王耀看着他,金色柔软的头发因为刚刚一番动作很是凌乱,不安分地四处跑,耳朵和两颊一样泛出可爱到窒息的淡红,眼眶深陷,和山根处的阴影连在一块儿。他抬眼的一刻,王耀能清楚地感受到大脑极度空白的瞬间。他不免想起亚瑟第一次偷偷看他,第一次正视他,第一次回眸,第一次对他笑,微笑,大笑,或是暗恋败露局促窘迫,或是一个人的喜不自胜。他意图把踏实的现在抓在手心里,又十分舍不得过去那些泛酸泛甜的日子。
“那个...怎么了?”亚瑟小声问道。
王耀似乎松了口气,“没什么。”

不知是谁先闭上了眼睛,没多久,亚瑟又悄悄半睁开眼睛,注视着王耀疑似沉入梦乡的睡颜,平稳的呼吸宁静而祥和。想到自己先前的表现,亚瑟轻声叹了口气,眼眸深处的墨绿汇成一汪深潭,神色间有些复杂。

王耀怎么会喜欢上他这样别扭的性子呢。

王耀的一切对于亚瑟来说都是美好且贪恋的,王耀的示好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里,这种两个人互相喜欢的奇迹偏偏就降临在了自己身上,明明开心的要死却还要装作满不在意。

坦诚一点……也是可以的吧。
对王耀。

思绪翩飞之间,亚瑟的指尖已经与王耀额间的肌肤相触,他轻柔地抚开王耀额间散落的碎发,用手肘半撑起身子,保持着重心避免压到王耀,俯下身在王耀的眉间落下一吻,蜻蜓点水。

“Sweet dream.”

good night kiss
献给这个世界上他最爱的人。




评论(2)

热度(28)

  1. 汐嘻嘻灼佐顾枭_beryl团子 转载了此文字
    愉快的联文!我们是乖孩子 两个人躺在同张床上都不带脱衣服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