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嘻嘻灼

请务必看一眼☆ -`ω´-)



her汐灼 潮汐的汐 灼烧的灼

这是一个混号

#一个不正经文手
辣鸡水平 日常反思

#一个底层章er
入坑三年多 龟速进步
没有素材 见谅


#主厨APH
耀all爱好者 除了菊耀啥都吃
不扯三次 雷娘耀

#本命王耀&广濑大介


#扩列走企鹅:1256435536

#缺一个三观合聊得来 有共同喜好 程度差不多 互帮互助共同走上中特社道路的亲亲cp

【耀all】题目真的想不出了


红茶会出没
爽向装x文 沙雕剧情
私设如山

––––

    王耀放下擦手巾,木质梳齿划过发间,双手拢起过肩的黑发,再用条深蓝丝绒的发带束紧。拿起镜架上那副软银的眼镜戴上,略微调整位置,目光沉寂,瞟了眼平面镜中的人影。在冰水里浸过的人,已然看不见未熟的稚拙和真心诚意的表情。
    他走到待客厅,将厚重的窗帘拉开一条缝,窗外光线透进狭窄的空间,细小的微尘在里面翻动。唱针放上圆盘,贝多芬熟悉的曲调开始回绕这个空旷的房间。

    “说实在的,比起命运,我更喜欢幻想曲。”
    “年轻的浪漫总是让人迷失自我。”

    他在摇椅上躺下,拿起那颗拇指指甲盖大小的黑珍珠,用绒布轻轻擦拭,举到阳光照射的地方,梦幻般的反射光线不断在指尖变换。

    “上天的恩赐。”

––––

    亚瑟靠着椅背,右手随意翻动矮脚玻璃小几上堆放的东西。
    “Cohiba的雪茄都弄来了,这老家伙还真是费了心思。”

    有人用第二指节敲了敲敞开的门,缓步进来,笑如暖春。“亲爱的,照你看来,我就是个装模作样的老家伙?只差了你五年而已,就应该受到如此对待吗?”

    亚瑟放下手中的盒子,挑眉望向王耀。“五年,够多了。这足以让你好好主持我的....”

    “什么意思?你要说婚礼还是葬礼?”对方保持得体的笑容,走到他身侧坐下。

    “字面上的。”亚瑟又一次掐断了谈话。

    王耀也不甚在意,打开那个杉木盒,小酌般眯起眼享受发酵过的烟草香气。片刻后从外套内袋里拿出小刀同火柴,一割,一划,盯着火焰的外缘轻轻舔舐在食指与拇指间转动的雪茄。
    他眼见烟雾在镜片前弥漫开来。

    “钱可真是宝物。”

    “那绝对是你爱不释手的黑珍珠。”

    “确实如此。”

–––

    阿尔弗雷德狠狠握紧了枪把,枪口毫不犹豫抵在对方的太阳穴,“王耀,你总要还的!”

    “嗯?'payback is a bitch' ?”王耀忍不住笑了,“我的美国甜心,别天真了。你还和领居家六岁的小男孩儿一样,坐在电视机前,等超级英雄来替你维护正义吗?”嘴角弧度里糅杂不耐,好像迫不及待想要扣动扳机的人是他。
    “我一向循规蹈矩,破坏了规则的是你,琼斯先生。”他有些心疼地看了眼掉在地上的眼镜。
    “我想你一定记得亚瑟柯克兰先生。他现在正躺在私人医院的加护病房里,可怜的亚瑟,戴着呼吸机,身上又插了许多管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

    “你他*的闭嘴!我要夺回来的东西,家族的产业,黑珍珠,和亚瑟,一个都不会少!”阿尔弗雷德从齿间碾出最后几个词,手上无法控制地加大力度,抵得王耀不得不偏过头去。

    王耀食指轻轻点了点那把可爱的伯莱塔,“阿尔弗,放松些。我想最好还是我们都得不到这些,毕竟人生苦短,身外之物无须留恋。”

    “Now, my sweetheart, come to jesus.”

––––
END

老王:装x爽啊!亲爱的,我能邀请你来段社会摇吗?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