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嘻嘻灼

请务必看一眼☆ -`ω´-)



her汐灼 潮汐的汐 灼烧的灼

这是一个混号

#一个不正经文手
辣鸡水平 日常反思

#一个底层章er
入坑三年多 龟速进步
没有素材 见谅


#主厨APH
耀all爱好者 除了菊耀啥都吃
不扯三次 雷娘耀

#本命王耀&广濑大介


#扩列走企鹅:1256435536

#缺一个三观合聊得来 有共同喜好 程度差不多 互帮互助共同走上中特社道路的亲亲cp

踏月而来 Part 18


12.31

    冬天总该是和以往一样的安静,却弥漫着不同的空气。
    这个城市气温最低的月份也几乎是不见落雪的,然而东南城市的湿冷足以让人一心想躲在家里不出门。

    本田菊正用羽绒被把自己裹了个严丝缝合,瘫在书桌前赶稿。他内心的小人已经面色青白,哆哆嗦嗦地说:没有被炉的冬天怎么过!

    而三周前又开始降温的时候,王耀就从橱柜里整出了过冬装备。不过他想了想,还是打开手机网购了条180*200规格的新电热毯。
   
    这日气温触摸到了零度线以下,刚好派上用场。
    不过情形是有些古怪––
    两个人并排坐在地上,底下垫着一层褥子,上面盖了电热毯,面前的茶几上摆着个小炭炉,烤网上是雪白的年糕团,右手边不大的炖锅里热着红豆汤,左上角温着清酒,放了两个酒杯,还有碟花生米。

    本田菊拘谨地盖着右半边毯子,把咕噜咕噜冒着小泡的红豆汤盛进两个木碗里,一碗端到左边。

    王耀从厨房端来一盘肉片,把盘子挤进茶几的空位,踩掉拖鞋,掀开电热毯钻了进去。他当然注意到了对方小心翼翼,占了毯子的一角。

    “你再坐过来些,我有一点没盖到。”王耀冻得不住地倒吸气。
    本田菊立即依言往左挪了挪。

    这下两人之间只剩了几公分距离,王耀心想,只要一转头就能...即便如此他还得藏着掖着,吓跑了兔子可不太好。

    他给两块年糕翻了面,舀了勺红豆汤喝。暖乎乎的直到心里,带着冰糖的幸福味儿,红豆特有的香气,让人惬意地眯起眼睛。
    无事可忙的下午,和室外截然相反的温度,甜丝丝的红豆年糕,酒,下酒的炒花生米,旁边还坐着...
    “真是理想的老年生活啊!”王耀这般感叹。
    “您说什么?”
    “没有没有,我说你尝尝这酒。”

    米酒清香入喉,一点也不刺激,不知道王耀是从哪里买来的,像极了本田菊小时候自家酿的清酒。
    前几杯是因为适口,后来就有些不对了。
    因为本田菊心里苦啊。这几个月来,明知自持地要命,这个不能越界那个不能太近,却还是只隔了薄薄一层空气,盖着同一条毯子;心里抗拒与他人交集地太过紧密,又渴望多汲取一丝一毫的温暖,希望沾染上喜欢的气息。平常的压抑,拘谨,他自己何尝不难受,可平铺直述对他来说不是那么容易。
    想着想着,酒就不停倒进嘴里。王耀竟也不声不响的给他一杯接着一杯斟酒,不知不觉间一壶都下了肚。

    “失、失礼,在下...”本田菊整个人有些暖和过头,两颊和耳朵止不住地泛红。他觉得有些晕眩,眼皮重地架不住,只想睡觉。
   于是顺利瘫在了桌子上。一面还抓着杯子,脑袋枕在手臂上,找了个舒服的角度,脸颊蹭了蹭自己的右手手背。

    王耀看着他的小动作,不禁一笑。

    本田菊原本半睁着眼面朝左边,见王耀眉眼弯起,眸中星星点点,便觉得愈发醉了。
    他不停无厘头地喃喃着什么,“喜欢啊...理所当然的事...您这么好...”
    胡言乱语了半晌,终于撑不住睡了过去。

    王耀慢慢笑了,那种烛火逐渐点亮灰暗房间般明亮的笑容在脸上浮现。
    他伸手,揉揉对方柔软的发丝,指尖下滑,抚过因酒精作用而通红滚烫的面颊。

    小炭炉里碳火持续着燃烧,不时发出轻微的声响。

    王耀也枕着手臂,趴在茶几上,和本田菊面对面,他看着对方连喝醉都很低敛的面容,有些颤抖地握住那纤细的手腕,低声道:“你看不出来吗,我也喜欢你啊。”

––––

Q1:两位元旦会打算在一起吗!
Q2:你们有考虑过年糕和花生米的感受吗!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