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汐灼

感谢你们带来的所有
Hyggelig å møte dere.

没有标题

瞎xx乱写的 题目也想不出
#仏耀 #分手预警 #沙雕结构沙雕剧情预警
#不是ntr 仏就是突然喜欢上另一个人
#就是毫无意义地想写分手!人生的意义就在于人为地再次被分成两半-这种乱七八糟的

____________

1.
“亲爱的,”弗朗西斯已经披上了外套,伸手搭上对方比他稍低一点的肩,“我得走了。”他轻轻贴上王耀的额头,以极近的距离看进那双琥珀色的眼。

“是的,我知道。我也同你一样舍不得。不过,出差一个月而已,对吧?”王耀穿着宽松的棉质家居服,光脚踩在新买不久的灰紫色地毯上。他搂紧弗朗西斯的腰,微微仰头,触碰他的唇,也只是一瞬的吻。没有闭眼,视线停留在对方金色的眼睫。

弗朗西斯抚过他脸颊的轮廓,用手指梳了梳已经散过肩头的黑发。“我会很想你的。”

“瞧,你的花言巧语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王耀侧头轻笑,“不如来点实际的?”

弗朗西斯坐早班的飞机离开,王耀坚持开车送他去机场,回家后又把自己塞进被子里补了一觉,顺便缓和一下。

目光一直追着安检队伍里最熟悉不过的背影,看他一步一步往前远离,确实不适意。更难受的是弗朗西斯还在转角处停步,往常一样极尽温柔地朝他笑着,回身传了个飞吻。

______

2.
王耀很不习惯。过去十年他都住在单间卧室的公寓里,一个人独占一米八的大床,。

虽然交往过那么几个,即使也是真情实意投入,但末尾都是以对他的控告结束,说什么王耀送出的礼物永远只有他自己喜欢。

王耀为此思考过一阵。

起初弗朗西斯半倚在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王耀扫视过法国人完美的身材比例和金色卷发,抱着与以前同样的心态,必要时愉悦地相交,不合时宜便自然分开。

提起前任,确实都有吸引人的地方,但不知为何都不如弗朗西斯。也许是因为生理上的契合点,也许因为这个冬季太过漫长,还是手指轻轻梳过发间的神色过于温柔沉溺。

他们很喜欢在空闲的时候周末赖床,直到太阳从玻璃窗透进来,照出很多小小的灰尘。

“但合拍这事是没有限度的,你总会找到更对胃口的新菜品。”弗朗西斯一边换上新的香薰一边说道。

______

3.
他们很喜欢去逛街,多云阴郁的早晨或阳光正好的午后。也总会有那么几天下雨的,不便之处在于好看的牛皮纸袋会湿。

最近常去的杂货店刚上了一系列的浅绿色,陶瓷小摆件,马克杯,小台镜,粗布餐垫。

他们牵着手,从一楼的饰品区经过,自嘎吱嘎吱的做旧楼梯走上二楼。

“你瞧,这个置物架怎么样?可以把洗手台上的杂物放起来。”王耀将右手从大衣口袋里抽出来,拿起款式简洁的单层架子。

弗朗西斯转身停下,从他手上拿过物件看了看,“添一个小小的收纳盒在书桌上?”

“是有必要,你每次用完笔总是不好好放回去。”

“随便放在桌子上明显更有创造性,也更方便!好吧,亲爱的,别那样看着我,我会试着收拾的。”

______

4.
“弗朗西斯,”拎着最大号的纸袋走出店门,王耀突然在路灯旁边停下来。

“亲爱的?”

“你想买那条发带?”王耀一边调整了一下深灰色羊毛围巾的松紧,原来他也学会留意别人的目光了。

弗朗西斯侧过身,视线落在他洗发水清香的头顶,难得的沉默。

“从一楼走过的时候,我看见你回了三次头。”王耀感觉并不好,极尽缓慢地呼出一口白气,将重物换到左手。“喜欢的话就去买下吧。”

他们走回店里,谁也没有再去寻找对方的手,店员朝他们微笑。

弗朗西斯从店员手中接过包装好的盒子,道了谢。

“再见,周末愉快。”店员清甜的嗓音在背后响起。

______

5.
他们坐到了咖啡馆放置在大遮阳伞下的藤椅上。

“我现在...”弗朗西斯试着开口。王耀心想他没什么心理准备。

“很难解释吧?没关系,我理解。”王耀尽力去和他对视,“那个人,是长发吗?”

“对,她是。”是想起了她的样子吧,他从弗朗西斯的眼里捕捉到一瞬间的光。

王耀暗自描绘那条浅豆绿发带的模样,一层水溶蕾丝,一层天鹅绒,没有其他坠饰,大方简洁的款式。弗朗西斯的眼光一向好,一定很适合那姑娘。她大概有浪漫的卷发,闪闪发亮的眼瞳。

“再见。”

“等一下,”弗朗西斯开口叫住了他,“耀,你什么错都没有。”

“嗯,我知道。”

______

6.
王耀走在某个充盈着阳光温度的十五点整。冬寒已逐渐褪去,裸露在外的皮肤微暖,路边开了野铃兰。
微笑的弧度不自觉浮上嘴角,王耀下意识稍稍抬起左手,去寻找另一个紧紧相扣的右手,却落了空。

____________

没了。

评论(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