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某汐灼

感谢你们带来的所有
Hyggelig å møte dere.

【好茶】香水有毒

你身上有他的香水味
--是三块五的冰红茶太好喝?
--是按头小分队跨越时间意外成功?
--是偶然提起的回忆?
--还是单身狗的自我脑补过度?

这个夏天,带你走进重逢的套路!

-----------

1

在充斥着一言难尽的闷热味的五六月,隔着走道坐在亚瑟右边的王耀,一直觉得自己得到了救赎,右边是香香的女孩子,前面是香香的女孩子,左边还是香香的男孩子。

 

现在想起来,那个外国转学生初中就开始用上香水了。“哎,根本无法同台竞技。”至今都是孤狼一匹的假现充真死宅王耀,看了一眼电脑桌面的老婆,再次感叹。

 

十几岁的男孩子,都喜欢搞些肢体接触。某个下午,他正和亚瑟背靠着走廊的栏杆,晒太阳聊天。

如果此时有弹幕,一定是“按头小分队”。

后桌两个男生勾肩搭背地走出教室,看到这两人,相视一笑。

王耀刚说到福尔摩斯在黑板上画了跳舞小人,视线里突然出现亚瑟惊慌失措的表情,越靠越近。王耀吓到愣住,旁边围观群众已经开始起哄,林乙梅“哦~”得格外意味深长。

还好他下意识伸出左手抵在亚瑟肩上,不然下一对出现在班上某大佬的同人本里的,就是他们了。

 

  说起来,某大佬取的cp名也是十分有趣。

 

 初二的体育课是在周三上午最后一节。王耀中午赶着回家吃饭,一下课就从车库推了自行车出来,冲到校门对面的小店,从冰箱里拿了瓶冰红茶。刚把找来的零钱揣进裤兜,转头忽然看到亚瑟碧绿的眼睛亮晶晶地盯着他,手上的冰红茶看,却不说话。

  王耀看不下去,试探着问了句:“要喝吗?”

“谢谢!你真是太体贴了!”亚瑟十分感激地从王耀手里接过冰凉冒着水珠的饮料,旋开盖子“咕咚”了两口。

“啊!爽!”这是他从周围的中国同学那里新学的词。

 

王耀想着以前青春洋溢的时光不禁扬起嘴角,“哎,年轻真好。”

 

下午的第一节数学课,亚瑟趁头发长到腰的数学老师转头写板书的时候,扔给王耀一个小纸条,又马上转过头装好学生。王耀觉得好笑摸了摸鼻子,把手伸到课桌下打开折了三折的纸条,上面是歪歪扭扭的中文:下次一起喝冰红茶!!!

感叹号倒是写得很好。

  从此,九班同学们每逢体育课后,都能看到学习委员和英国转校生,靠在走廊的栏杆上喝(冰红)茶。

“所以,”某大佬用中指推了下黑框眼镜,“这组名谓‘好茶’。”

 

看了眼时间,王耀差不多要出门去超市。一个人住是自由方便,就是冰箱里太容易囤东西了,夏天西瓜都只能买半个。他拉开冰箱门看了眼,鸡蛋吃完了,牛奶还有小半罐。

头顶上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响了一阵,随即住在楼上的王春燕的脸,出现在厨房的窗户前,她敲了两下玻璃,示意王耀开窗。

“怎么了小姐?”王耀手上还拿着根胡萝卜。

“我赶着去约会,等下有快递送来,帮我签收一下。”王春燕显然又在脸上花了太长时间,现在还匆匆忙忙地喷香水,她按了几下喷头然后转了个圈,“谢了啊,我走了。”

王耀看着她踩着五厘米高跟飞速离开的背影,耸耸肩移上纱窗,和手里的胡萝卜对视几秒,“哎,年轻人啊。”

突然觉得有什么不对,把胡萝卜凑到面前嗅了嗅,这味道,怎么如此熟悉?

(应该还会有)TBC.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