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翻车鱼哒

Hyggelig_å_møte_dere.

占Tag致歉

成团困难,来帮店主小姐姐宣传一下
ーーーーーー

超级可爱的联五轴六睡衣玩偶&联五团子抱枕了解一下吧!!!!!

p1是亚瑟睡衣玩偶的第一版打样样品(待改)
p2-6是联五团子抱枕的打样实体图
娃娃真的螺旋爆炸可爱啊!捏捏软软的小手小脸!脱下睡衣有更加可爱的胖次!接着脱还可以欣赏白白嫩嫩的小屁股!(被警察拉走)
更多细节和详细设定图请走淘宝链接

联五睡衣玩偶暂定12月31日截止预售,轴六睡衣玩偶为11月30日,2019年1月开始发货,全款89,分订金和尾款。
一点都不贵对不对!89元,89元就能买到爱情啊对不对!!!

联五泡沫粒子团子抱枕预售截止也是12月31日,全款45,分订金和尾款。
45元就能买到爱情啊对不对!!!

ーーーーーー

都是单款满百才成团制作,现在离成团还远远不够,为什么这么可爱的宝宝们没人抱回家!希望大家能多多支持呀!!!

我会把把淘宝链接放在评论(´▽`ʃƪ)

这里是星空集社黑塔利亚售后群群号:703051609

双日更【仏英】In the Island

十、见面

 

1. 弗朗西斯给Piere倒上水,隐约想起前年圣诞节的事。那天下午他在客人的面前昏过去,本来就是件十分没有品味的事情了,再蓬头垢面穿着皱巴巴的丝绸衬衫去开门,直接丢脸丢到英国去。

 

好像有个毛绒绒的东西在自己的脸上扫来扫去,弗朗西斯伸手去抓,原来是猫尾巴,那个尾巴糯糯地喵了一声逃走了,跳到弗朗西斯胸口上踩了几脚*。弗朗西斯还是困得睁不开眼,右手随便往猫身上呼噜几下,头一歪又睡了过去。

不知道多久后,弗朗西斯被敲门声再次吵醒,他想不到是哪个失礼的家伙会在圣诞夜来打扰他。门外的人似乎很着急,敲了短促的三下,隔了一小会儿又是三下。他想穿上拖鞋但是找不到在哪,只好光脚踩地板过去。

弗朗西斯左手撑着门框,挡住后面不堪入目的空间,右手按下门把。

 

2. 本田菊在整理打印好的照片。要说他到现在还有什么遗憾的话,大概只有不能养宠物这个了。其实他也不太确定是不是“不能”,反正王耀义正言辞地说不能。他有过敏性鼻炎,好像是对螨虫和灰尘过敏,在接触到孤岛的新鲜空气之后好了很多,但老毛病还在,比如上次偶然撸过猫后,就连打了十五个喷嚏。

他拿起罪魁祸首的照片细细看着,然后叫住从书房门口经过的王耀:“耀君,你来一下。”

“啊?怎么了?”王耀盖上保温杯的盖子走进来。

“你看这只猫,好像是有眉毛的。”他指给王耀看。

“哇!这么说还真是!而且它眉毛还很粗!”

 

3. 亚瑟醒来就知道大事不好,因为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而Britain还留在弗朗西斯家。他急忙扯开毯子从地上爬起来,脑袋发胀明显还在喝醉的状态,用冷水扑了脸,神智总算回来一点。

现在怎么办?直接去他家把Britain接回来?好在他们只见过一面,弗朗西斯对自己应该没什么印象,不会被认出来,自己就是之前那个在马场卖东西的毛头小子。但是圣诞节就这样跑到人家家里岂不是很奇怪!而且这个点跑过去对方肯定会知道自己是一个人过节!

亚瑟撑着洗手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大概是宿醉还未消去的脸红,眼睛里都是血丝,眼眶也是红的,头发更是一团糟。他拿起发胶想整一下,一想不对,他只是去接Britain而已!

 

二十分钟后他终于出了门,围上母亲送的新围巾,在到处都是圣诞歌曲的街上轻车熟路地小跑着。

 

4. 亚瑟把口罩往上拉,盖住了大半张脸,然后门开了。

弗朗西斯盯着门口这个裹着棉外套围着围巾还戴了口罩,有点可疑的人,迟疑地问道:“什么事?”

亚瑟刚要开口,Britain已经跑过来,一下子跳到他的怀里,亚瑟被扑地后退了半步,赶紧抱住它。

他有意压低了说话的声音,“实在抱…歉,我的猫擅自跑进你家,呃,真的不好意思。”其实亚瑟有点心虚,对不起,他在心里对Britain说,回去给你开罐头。

“原来是你的猫,”弗朗西斯把这个人从头看到脚,只觉得那双眼睛有点熟悉,又肯定不是认识的人,“没关系,它来了好多次,是个可爱的小家伙。你的嗓子没事吧?”

“给你添麻烦了吗,真的不好意思!”亚瑟为自己在Britain的身体里做过的蠢事真心实意地道歉,“我,咳咳,我只是感冒了!打扰了,再见!还有圣诞快乐!”

“等一下,”弗朗西斯叫住他,然后两步走回客厅,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一板药片递给亚瑟,“你拿着吧,这是含片,吃了喉咙会舒服点。”

“好,好的,”亚瑟有点缺氧,“谢谢你。那个,我腾不出手…”

“哦,是我没想到,你有口袋吗?”

“就在这儿。”亚瑟往左转了点。

弗朗西斯小心地拉开亚瑟外套右侧的口袋,然后把药片放进去。

 

亚瑟趁他低头的几秒,记忆着他身上没有褪去的淡淡的酒味和室内香薰蜡烛混合的味道,金色的卷发挡着他的脸,只能看到凌乱的胡渣。他衬衫上,好像有Britain掉的猫毛。亚瑟不小心笑出了声,急忙偏过头用咳嗽掩盖下去。

 

“可以问下名字吗?”弗朗西斯斜倚着门框对他笑道。

亚瑟只感觉热度在上升。

“这个小家伙叫什么名字?”弗朗西斯补充道,想用这个来拉近距离。

这个酒鬼,还想着猫呢,亚瑟觉得他对自己的好感完全来自于Britain的可爱,他不太开心,“没什么,它就叫猫。”

“不,我是说,这只猫的名字是?”

“英语是Cat,法语是Chat。”

“难道你的猫的名字就是猫*?”弗朗西斯震惊了。

“不可以吗?我走了,再见。”

 

弗朗西斯不知道他,亚瑟为什么生气了。他疑惑地摸了摸自己满是胡茬的下巴,对抱着猫匆忙离开的亚瑟喊道:“嘿!我是弗朗西斯!圣诞快乐!”也不知道听到了没有。

 

T.B.C

————————————

*Britain本猫一见到哥哥就踩奶,只能说不愧是哥哥

*玩下《笨女孩》的梗

亚瑟有话说 :  弗朗西斯的…脚…真该死的性感【捂嘴】

 

终于写完第二次见面了,到这里亚瑟进入孤岛之前的事就讲完了,来理下Dover目前为止的时间线:马场第一次见面—亚瑟意识体出走—第一次猫态跑到哥哥家—又去了几次—圣诞节的事—亚瑟搬去孤岛—弗朗西斯搬去孤岛。等讲完后一段故事,就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线,可以专心搞恋爱了。

有什么没看明白的地方可以问我www

双日更【仏英】In the Island


九、终于想不出题目了

 


1. 弗朗西斯在数次逗猫无果后放弃,如果亚瑟不喝酒的话,那他家里实在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招待。虽然他曾经是个活跃在各类社交场合的贵公子,但是鲜少有人来他家做客,弗朗西斯显得有些兴奋,一定要找出点东西好让亚瑟感到高兴才行。

亚瑟真不明白,这个人讲着一口喝醉的法语到底在想些什么,要不是外面太冷他简直现在就想跑出去。但是里面太暖和了,亚瑟不喜欢外面的雪天,也不想回到阴暗的住所,只好看着弗朗西斯一下走到酒柜前面,一下又冲进厨房。

终于安静下来了,亚瑟暗暗叹口气。弗朗西斯瘫倒在沙发上,躺着向亚瑟伸出手,亚瑟十分不满地叫了一声,然后极不情愿地起身朝他走去。

弗朗西斯搓了搓他头顶棕色的毛,“我实在太穷了,要不就和你说说话吧。”

“喵。”亚瑟说这个法国人有点烦。

“你饿吗?饿了我也没东西给你吃哦。”

“喵。”这个法国人真的烦。

“我给你唱首歌吧?歌名是《随后钟声响起》*,嗯…第一句是什么来着?”

“……”亚瑟喵不出来。

 

和猫交流十分钟后,弗朗西斯进入梦乡。

亚瑟真的要哭了,阳台的玻璃移门,他打不开啊!

 


2. 亚瑟开始尝试新的东西,现在他坐在客厅的地毯上拼伦敦巴士乐高,储藏室里还有什么斗轮挖掘机和老式消防车,小火车他已经拼好了。

前天他试着做出奶香浓郁的黄油曲奇,果然失败了,亚瑟觉得自己需要放弃烘焙这一领域。园艺和别的小动物不适合他,而且擅自和其他生物产生感情是不对的,Britain就够了。

昨天么,他把旧的衣服饰品整了一下,不要的就委托Lisa卖出去然后把钱捐赠掉,有件袖口特别好看的白衬衫沾上茶渍,可惜只能扔了。亚瑟又买了几套睡袍,有件深紫色丝绸的他很喜欢。过两天他想去外面走走,还得另外买一顶和新的格子大衣相配的猎鹿帽。

 


3. 本田菊今天要通宵看一场Live的直播,已经提前半小时卷好被子筒守在屏幕前。

“耀君,拿下啤酒。”他朝正在厨房给他准备夜宵的王耀喊道。

王耀没听见,于是本田菊想了想,双手夹着被子筒,像个巨型竹轮一样,艰难地向厨房挪动。

“耀君。”他敲了敲门框。王耀一回头险些被吓死。

“你在干什么啊本田菊!”

“那个,本来想叫你把啤酒拿过来,你没听到。”本田菊被凶了有些委屈。

王耀失笑,敲了他一个栗子,“你是不是被你担冲昏了头脑,等我过去客厅再说不行吗?”

“哦,原来这样也可以。”本田菊点了点头。

王耀又给了他一个爆栗。

 


4. 亚瑟几乎把弗朗西斯的房子搜遍了,依旧找不到一个可以供猫出入的地方,窗子都锁住了,他又没这么大的力气自己移开阳台的门。难道真的要在这个可疑的法国人家里过夜吗?虽然他们以前见过一面,但这样的酒鬼还是很可疑啊!

搜查了三圈之后,亚瑟认命了。他跳上沙发,在弗朗西斯头顶的位置躺下休息,白天出门真的很困。



T.B.C

————————————

*黑塔利亚音乐剧final live新曲 由英和法演唱的结婚曲《あとは鐘を鳴らすだけ》


今天要点什么外卖呢【挠头】


双日更【仏英】In the Island

八、择日不如撞日

 

1. 公寓的门没有猫洞,亚瑟就一直从厨房的窗子出去。他想了想,从沙发上拖下毯子,跑了几圈好不容易把毯子盖到自己身上。

亚瑟费力地打开玻璃窗,雪天的冷气一下子扑进来。他站在外面的窗台上看过去,居民区有不少小孩子出来打雪仗,街上也并不冷清。其实他们都不需要我,亚瑟想道,父母和妹妹也一定在家准备圣诞节的晚餐吧。

他一边走在断断续续的雪里,一边回忆以前的事情,等反应过来已经走到了熟悉的路上。亚瑟抬头看着周围,啊,是去漂亮阳台的。那个人总是一个人藏在昏暗的灯光里。

 

几分钟之后,由于气温过低脑内运算失误,亚瑟在跳过围栏的过程中直接撞上了玻璃移门,弗朗西斯隔着双层玻璃都听到咚的一声,急忙走过来。

“是你!”弗朗西斯弯腰抱起亚瑟。

亚瑟为不熟悉的体温和浓重的酒气挣扎了几下,这个人抱猫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2. 王耀和本田菊起床的时候,每个月的物资已经分类好堆放在前面的空地上。拿着单子简单核对了一下,两个人开始整理。本田菊看着王耀披着头发戴了条发带的样子,忍不住傻笑出声,王耀朝他看去,对着夹起刘海露出额头的本田菊也开始傻笑。

下午他们并排躺在花园的摇椅上。这个季节已经不适合用蒲扇了,王耀抱了个热水袋在怀里。本田菊看书看得快要睡着,干脆把书盖在脸上遮太阳。

 

3. Piere和弗朗西斯的智能音箱成了朋友,每次弗朗西斯给它套上尿不湿让它在屋子里乱跑,它都要跳到音响上跺跺脚,示意弗朗西斯打开。有次弗朗西斯坏心眼地突然关掉音箱,Piere气得飞到他头上,把顺滑的卷发抓得一团乱。

下午他俩甚至吵了一架,因为弗朗西斯给Piere拿了宝蓝色的衣服,Piere却自己叼出一件之前安东尼奥和贝什米特送的花花绿绿的大花布,弗朗西斯失望地大叫:“你这是什么品味!我们果然命中注定要互相为敌啊Piere!”

 

4. 弗朗西斯把亚瑟放在餐桌上,拿了块毛巾把亚瑟身上化掉的雪水擦干,然后坐下来。他们尴尬地对视许久,接着弗朗西斯问道:“呃…你要…你要来点红酒吗?”这个法国酒鬼,亚瑟默默翻了个白眼,反而安心下来舔爪子。

弗朗西斯十分好奇,为什么这只猫一而再再而三地跑到自己家,难道自己的美貌已经不知不觉中狂野地侵入了其他物种的世界?

“小朋友,你也一个人过圣诞吗?”他试探着伸出手,轻轻挠了挠亚瑟头顶的毛。亚瑟下意识放下耳朵,伸长了脖子。

“哦,你喜欢我!”弗朗西斯开心得眼泪都要掉下来,却突然被亚瑟的肉爪子打了一下。怎么这只猫还有脾气?




T.B.C

————————————

今天有点短 没话了


【仏英】In the Island

七、脱发

 

1. 亚瑟在整理房间,心情复杂地看着粘毛器上的猫毛中间,夹了几根金色的头发。Britain趴在地上喵喵叫,亚瑟叹了口气:“走吧,我们吃早饭去。”

最近的下午茶总是有新朋友过来,本来嫌大的小圆桌现在都有点挤,跟着他过来孤岛的独角兽有些吃醋,总是扯着他的衣角不让他走,亚瑟只好无奈地笑着,摸摸它的小翅膀。通常这种时候,Britain都是蹲在一边舔爪子的。

 

2.王耀坐在书房整理资料,本田菊抱着数位板画画。

王耀打开保温杯,喝了一口杭菊枸杞茶,镜片上雾气起来又下去,他说:“小菊啊,我最近又种草了一个洗发水,他们都讲防脱发挺好用的,你要不……”

“可在下觉得最近还好啊,一直作息规律。”

“是吗,可是我昨天晚上就从你头上带下好几根头发。”

本田菊看了下板子上头发又多又长的角色,泫然欲泣:“好了在下知道了你买吧。”

 

3. 真好!朋友送我一只皮埃尔。放在一个……

弗朗西斯从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那里收到一只白色的小鸟,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不过好看就行了,也没有被剪掉飞羽,只说养熟了就没关系。那两人难得靠谱,连鸟用品和网上找的注意事项都一块寄来了,居然还有几件带了小尿不湿的鸟衣,说是穿习惯了可以把鸟带出去玩。弗朗西斯对着手上红红绿绿的花布额角一抽,他要收回靠谱那句话。

在岛中心的医院检查过后,健康的Piere终于被送到他家。

弗朗西斯趴在桌上和歪着头的Piere对视:“嘿,Piere,以后就叫你小鸟了。”

 

第二天,弗朗西斯醒来,迷迷糊糊看了眼时间,感觉睡够了,就对智能音箱喊道:“基尔伯特,开始唱歌。”“好的先生。”

提神醒脑High到不行的摇滚乐响彻整个屋子,弗朗西斯洗漱完从洗手间出来,刚好抓到Piere跟着音乐摇头晃脑到处乱跳的样子。

Piere察觉被发现了,慢慢收回展开的翅膀,乖乖地站在架子上,歪头盯着弗朗西斯,只是小脚还在偷偷打着拍子。

 

晚上弗朗西斯在吊椅上躺了会儿,望着天花板的一角,想着要不给小家伙做几件衣服。他可从来没做过这活,感觉很有意思。于是他打电话给Lisa,叫她找点纯色的全棉布料和针线,还有绸缎,弗朗西斯的鸟儿怎么可以没有领结,Lisa贴心地问他需不需要纽扣和魔术贴。

 

4. 亚瑟看着Britain眼睛半睁半闭的样子,想起前年圣诞节的事情。

 

他不记得这是第几个自己过的平安夜了,只收到银行发来的一条祝福短信,信箱里也没有圣诞卡,心情在黑糊糊的百果馅饼从烤箱里拿出来时落到了低谷。暖气几天前就坏了,也没办法叫人来修。亚瑟裹着毯子缩在沙发角落,喝着本来是留给圣诞老人的白兰地。

于是他醉倒在Britain旁边,理所当然地睡到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就又在Britain的身体里面了。

 

 

 

T.B.C

————————————

今天没话说

【仏英】In the Island


六、靠近

 

1. 月更博主王耀打算等会儿就拍摄,还能赶上月底发出。他换上出镜用的薄线衫,一边系上围裙一边向正在调试三脚架的本田菊走去。“小菊,上次拍的猫片你打算发吗?”

“会不会给它的主人带来困扰,万一有人认出来?”

“也是,那就打印出来挂在家里照片墙上。”王耀从橱柜里拿出打蛋盆,“说起来花园里之前种的一些草本花可以换掉了,你有没有想种的?现在种矢车菊和小苍兰还来得及。”

本田菊看向他一笑,“耀君喜欢的都好。”

王耀十分夸张地捂上嘴:“小菊你笑起来太**好看了!”

“注意文明耀君!你看你都被消音了!”

 


2. 弗朗西斯往行李箱里塞了一些换洗衣物,一个电话打进来,是Lisa小姐。他深呼吸,做好了被告知坏消息的准备,但Lisa只是来确认他起床了没有。他挂了电话,有些复杂。说实话,为了追求美他是愿意被蒙骗的,但是一想到真的要去接近一个人,他又感到不可思议。

他不是小说的主角,永远不可能对着某人说,今生今世我认定了你,弗朗西斯甚至不知道要如何让一个人,从完全陌生开始融入自己的人生。但是他有种强烈的想要靠近的冲动,要从了解有关的一切琐事开始,一步,一步地,直到把他彻底拥入怀中。

能被命运安排相见,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3. 吃完早饭,亚瑟拎着几袋垃圾随便套了件外套出门,这里会在每周一三五把门口的两个大垃圾桶倒空。亚瑟前几天甚至想过要在这里找点工作,但是不被允许,也难免会接触到其他人。忽然间要他心安理得地无所事事,适应期还不够长。

他试过卸载所有的社交软件,因为他已经开始对打开它们感到恐惧了,结果不久又发现,他无法完全做到和世界脱轨。于是亚瑟又恢复了正常的网上生活,还给这天过生日的老同学发了祝福。


午睡过后,他看Britain乖乖地睡在他旁边,温柔地摸了摸它的小脑袋。

这是他的下午茶时间,接了一壶水按下按键,拿出自己的茶具,打开罐子用小匙拨了些茶叶在茶漏里。亚瑟从冰箱里拿出牛奶,他一向喜欢全脂牛奶淡淡的自然的甜味,虽然下午的时候会被茶味盖住,但是晚上就好了,温热的牛奶很是助眠。茶点除了简单的黄瓜三明治,别的甜点是在六角区的面包店里买的,在烘焙方面他可是相当苦恼。

亚瑟把碟子放在可爱的桌布上然后坐下,早已定时下楼的Britain跑过来窝在他的大腿上。小花园没有被精心打理,只有个小小的喷泉,第二层种着蓝色的飞燕草。

 


4. 顺利地坐上Lisa小姐的车,弗朗西斯沿着可能是和那人所经过的相同路径向前。车子由于人流在步行街附近慢下来,弗朗西斯转头,发现左手边就是那天看到他的咖啡厅。弗朗西斯有些莫名地兴奋,说不定真的没错。

如果是被眷顾着的两个人,不可能就此别过。




T.B.C

————————————

为什么今天一点都不沙雕???我一定是缺少快乐沙雕能量了


 

 

 


【仏英】In the Island

五、白天的星星

 


1. 昨天弗朗西斯如约会见了那位Lisa小姐,虽说Lisa小姐气质宜人,陈述有条有理,但他一再怀疑事情的真实性。尽管如此,还是不假思索地在Lisa拿出的试住合约上签了字。

骑上单车的时候弗朗西斯还有些恍惚,好像混混沌沌就决定下什么不得了的未来。

 

 

2. 王耀安安稳稳地睡着,刚要翻身,就被口水呛醒了,在起身的过程中又不幸闪到了腰。“啊啊啊啊啊……”

本田菊也醒来,帮他揉腰,一边用无比关爱又担忧的眼神温柔地注视着他。  

王耀好不容易缓过来,抚着胸口说道:“哎,老了老了。”

“没事,耀君在我心里永远十八岁。”本田菊表情真挚。

 

王耀换上长袖的家居服去洗昨天换下的衣服,他提了脏衣篮往洗衣间走去,经过客厅的大落地窗,看到花园里有个小小的身影,他兴奋地大叫:“小菊小菊小菊!”

“怎么了?”本田菊带着眼镜在房间看书。

“猫猫猫!”

“啊?”

“上次那只猫啊!在我们家蔷薇丛下面睡觉!”

“现—在—就—来!”

 

                    

3. 亚瑟轻轻跳上那个漂亮的阳台,那个红色蔷薇在向阳的角落疯狂生长的阳台。明明被种在不大不深的陶瓷花盆里,也没有精心打造的支架,却自己长得枝桠横生,空无一物的阳台只有这一盆奇怪的蔷薇,仿佛是要找到白天出现的星星,才肯停下。

亚瑟伸出爪子,够到最低的一个花苞,小心翼翼地碰了碰。

下午的太阳很快就沉下去,亚瑟还安心地团在蔷薇影子下面休息,听见阳台的移门被移开,迅速转过身警戒。

 

弗朗西斯意外地看着出现在阳台的英国短毛猫,对方好像也很意外,声音怪异地叫了一声。

一片蔷薇花瓣无声飘落,恰好落在亚瑟头顶,亚瑟毫无知觉,表情僵硬地盯着来人。

弗朗西斯为这可爱的巧合笑了。

这个笑远远超出亚瑟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于是他跳上栏杆跑了。    

 

 

4. 弗朗西斯约了基尔伯特和安东尼奥,基尔伯特开上他的银色跑车,两个人难得准时到弗朗西斯家楼下集合。弗朗西斯出现,对着靠在车上摆姿势的两个男人张口就问:“你们到底有什么阴谋,说,想抢钱还是劫色?”

安东尼奥墨镜带到一半差点戳进眼睛,“啥呀,你今天叫我们出来就是为了这个?”

“兄弟对你太失望了。”基尔伯特装模做样地叹气。

“认真的,那个什么‘孤岛’?你们到底从哪里找来的?”

二人相视一眼,安东尼奥回道:“朋友介绍的。”

“拜托,你哪个二世祖朋友搞的项目?”

“所以说,你考虑的怎么样?”基尔伯特关心道。

弗朗西斯摸了摸鼻子:“下个月去试住。”

“哈?”“什么!”

“弗朗西斯,你作为我们的希望之星,就这么随便地被安排了吗?”

“你给我清醒一点啊弗朗西斯!”

弗朗西斯抬头看看天,再用手背靠上自己的额头,发出了交友不慎的感叹。




T.B.C

——————————

为这个文的Dover感情线定下的感觉是野田洋次郎先生的HIRUNO HOSHI

真的 文一言难尽 歌是真的好听

今天是换季鼻炎复发的我

【Dover|仏英】In the Island


四、是你

 


1. 等王耀抽出一叠纸巾捂住鼻子,本田菊已经把那只猫稳稳地抱在怀里,低下头指尖轻轻抚摸着它的头顶。亚瑟没有挣扎,猫总是能分辨一个人的气场。

王耀没看到项圈铭牌什么的,“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应该是家猫吧?”他玩弄着着亚瑟脸颊两侧的肉,“好肥啊哈哈哈哈…”

于是被本田菊拍掉了手,“当着猫的面说什么呢耀君!”

亚瑟的胡须动了动,这个人身上好像有奶油的香味。他从本田菊怀里抬起头四处看看,跳到了旁边放着鲜奶蛋糕的桌子上。

王耀赶紧过去把蛋糕端起来,“小朋友不可以吃奶油的噢,对身体不好。”

亚瑟索性坐在漂亮的棉质桌布上舔起了手。

听到对焦的快门的声音他惊恐地转过头去,只见面部表情并不丰富的本田菊,此时一脸痴汉地拿着相机,刚好抓拍到亚瑟平地起跳的瞬间。

 

半小时过去,亚瑟总算逃离魔爪跑回了家,窝到软乎乎的猫窝里,不久后在自己的身体里醒来。

他抓抓乱糟糟的头发,坐在床上召唤神智。

所以他又跑到别人家里然后被撸了一把?还在人家的相机留下了他无比英勇的身姿?

 

 

2. 弗朗西斯在床上瘫了一会儿,还是打开手机,对照那本册子上的网址输入然后访问。进入页面,并没有FBI WARNING或者药物广告或者性感荷官,顶端用最普通的字体写着“欢迎来到我们的孤岛”。

好吧,原来是个只提供给少数人的花钱买清净项目,高到离谱的房租和管理费用,甚至客户都是被挑选出来的,看到这里弗朗西斯浑身一冷。

具体说明下面是已体验客户的返图和评价,第一张是明显的摆拍,一个黑色长发的人搂着黑色短发的人比着剪刀手,背景是别墅和花园,只有脸被打上了马赛克。接着往下,是金色短发的男子拿着茶杯的照片。

弗朗西斯怀疑自己眼花,点进去把照片放大,又把手机拿远看了看,这人怎么如此眼熟?是他对美人日思夜想出现幻觉?


 

3. 还是亚瑟上大学的时候,被弟弟拉去顶替在马场卖东西的兼职。傍晚他背着东西在马场外围乱走,忽然看到人最少的地方有个人弯腰靠在前面的栏杆上,不知道在干嘛,夕阳温柔地给每一位绅士小姐披上柔光,却在他头顶扯了一片阴云。亚瑟小跑过去,开口道:“先生,你没事吧?”

那个人顿了一秒抬起头,“哦,我没事。”

亚瑟对着他美丽的眼睛和卷发失神了小会儿,低下头找了个借口:“你需要点什么吗?水或者零食?”

“你真可爱,那就一瓶水吧”好听的话他似乎信口拈来。

“你的水。”亚瑟不知怎么,把水塞给他就气鼓鼓地走了。

于是后来他自己垫上了那瓶水的钱

 


4. “孤岛管理中心”的联系方式只有一个邮箱地址,于是弗朗西斯天花乱坠地描述了自己一团乱的生活,以及进入孤岛的强烈意愿。写完他拜读一遍自己的佳作,叹了口气,最终只留下“我已经对俗世的名利场感到厌烦,十分迫切地希望有一个平静的生活之处。”然后发送。

五分钟后他收到回复,对方表示可以进行商谈,并指定了时间地点,以“孤岛管理人Lisa”落款。

 

 


T.B.C

————————————

设定1. 亚瑟和Britain同时睡着的时候,亚瑟的意识体会跑过去,和Britain的意识体同时挤在Britain的身体里面,他的一些行为会不自觉受到容器的影响,比如喜欢到处逛、好奇心重之类。

2. 目前亚瑟除了回忆部分,和极东是同一时间线,弗朗西斯比他们晚了一年,之前在街上看到亚瑟的时间也是在亚瑟进入孤岛之后。

 

昨天又没睡好我好困啊码字的时候差点睡过去,赶紧翻出Awake听着提神

趁闲的时候两天一更(


【Dover|仏英】In the Island

三、猫

 

1. 亚瑟就这样有规律地过了起床洗漱,吃饭,整理,吃饭,看书看剧,吃饭的三天,感觉像是回到了每天被安排作业的暑假,早上读语文,下午做数学之类的。今天要麻烦Lisa送他出岛一趟,去接他的猫。噢,他真想念那个小东西,每天准时踩被子叫早。

 

下午时分他带着猫回了家,还顺路买了猫粮猫砂之类。Lisa问他需不需要在孤岛进些宠物用品,他点了点头,毕竟出入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2. 弗朗西斯终于被安东尼奥和基尔伯特拉出去透气,这两人在白天空荡的酒吧里东扯西扯,搞得弗朗西斯差点相信他们就是来找他聊天的。终于半小时后,安东尼奥从包里掏出一份册子,封面写着“生活在孤岛”。

“这是什么?安东你穷到去兼职发传单吗?”

“怎么可能,我可是本市出了名的吃不穷!呐呐呐,哥俩给你找了个好地方。”

“本大爷听说一年前已经有几个笨蛋进去了,现在还没出来。”

“听着跟被抓进去一样,你们做坏事别拉哥哥下水。”

“怎怎怎么会!我们是为你好!”

“好了好了,你考虑一下,我俩先走了噢!”安东尼奥拎着基尔的领子赶紧溜了。

弗朗西斯皱起眉头狐疑地盯着这两人的背影,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东西。


“你说这地方没问题吧?”基尔伯特回头往酒吧里看了看。

安东尼奥挠头:“没问题…吧,哎呀反正那位小姐看起来不像是坏人。”

 

3. 亚瑟一觉睡到中午,突然想起还没有喂猫,猛然清醒过来,感受到脸上毛茸茸的触感,叹了口气,又来了。他舔着爪子洗完脸,从窝里出来,跳上床看了眼昏迷的自己,又到落地镜前转了一圈,然后从大门的猫洞里钻出去。

意识体会在白天自己熟睡的时候,跑到猫身上去。距离第一次发生已经过去了三年左右,好在没有什么麻烦的事情。

今天尤其暖和,祖母绿的瞳孔缩小,他从门口的花坛中间穿过去。记得这个方向有住人,他抬起爪子犹豫了会儿,天生的好奇心驱使下还是朝那里走去。这一家的外观倒是很普通。亚瑟折起来的耳朵动了动,里面有人说话的声音。他轻轻地从周围的灌木丛下进去,看到两个人坐在花园里。

有两个黑发的亚洲男人,短发的那个拿着勺子在吃东西,他旁边拿着大概是扇子的长头发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亚瑟努力想了想,可能是某个Youtuber。

他停下来听他们交谈。

 

4. 王耀摇了摇新做的蒲扇,对本田菊说道:“小菊啊小菊,为什么我的粉丝比我本尊还要戏精呢?”

“在下怎么知道。”本田菊吃了一个芋圆,“应该就是所谓的‘近墨者黑吧’。”

“如此如此,小菊你才是终极沙雕戏精罢。”王耀勾了勾他的下巴。

“论沙雕,在下是远远比不过耀君的。”

王耀捂着心口大叫:“本田菊你是魔鬼吗!”

“在下是你男朋友。”

“不!我男朋友是魔鬼!”

 

亚瑟听不懂,委屈地叫了一声,想要收回已经来不及了。

本田菊敏锐地环顾四周,视线锁定到外围的灌木丛下面,他眼睛一亮,向王耀做了个停止的手势,王耀疑惑地眨眨眼。

本田菊上前两步,慢慢蹲下来。

亚瑟做出警戒的姿势,随时准备跑路。

本田菊突然开口:“Nya~”

王耀吐血倒地身亡。



T.B.C

————————————

眉喵的名字还没想好,是干脆叫“猫”呢,还是“Britain”呢,还是评论帮我想一个呢【挠头】


【Dover|仏英】In the Island


二、邻居

 

1. 亚瑟花了大半天整理好一卡车的衣服饰品,好在更衣室的柜子都够大,终于在把泰迪熊放到床头以后结束了整理。

他点开手机上的“孤岛生活指南”,上面说由于餐厅的准备时间较长需要提前点餐,也可以选择外卖服务,一小时内送达。刚来第一天他想出去稍微走走,便在餐厅点了简单的凯撒沙拉和炸鱼薯条。App给出了预计到达时间和用餐时间,亚瑟按下“现在出发”,手机转入了导航界面。

其实路线很简单,除去两端的分岔,中间是一条道走到黑。五分钟后到了六角消费区的边缘,导航指向了三号路口,亚瑟能够看到因为他的到来,暖黄色路灯缓缓点亮的街道。

 

2. 弗朗西斯洗干净酒杯,放在沥干的架子上,看见窗外的香樟树下积起了薄薄一层落叶。总觉得很久没和人说话了,其实只有三天。当他放弃能使自己高高堆着的虚荣更上一层的社交场合,才发觉一个人相处的空气是多么安静甜美。

半年前开始突然有一只白色棕色相间的折耳猫,偶尔会跑到他家来。如果弗朗西斯不去开窗,它就安静地坐在窗台上盯着他,慢慢摇着尾巴,大概过个十分钟吧,它站起来要走,回头又看一眼,轻轻地叫一声,很快消失了。现在它也不来了,大概是搬走了?

 

3. 王耀终于把这周的视频做完了,他转头掂了掂右肩,本田菊迷茫地从他肩上抬起头,给了一个刚睡醒的表情:“啊?”

“本田菊,你昨天是不是又偷偷玩手机了!”“在下没有!”

“那么请问你昨天三点多的时候闷在被子里笑什么?是我不够无聊还是推特太过有趣?”

“对不起耀君,在下错了,下次一定改正。”本田菊在反驳无果之后再次拿出了他的土下座。

“你你你!屡教不改!你就不能对自己的头发好一点吗?头发转世投胎也很辛苦的好不好!”

 

王耀苦口婆心地说着,突然视野里出现了一个乱飞的黑点,“干!”他跳了起来。

“怎么了耀君?”

王耀赶紧扒住了本田菊大叫:“小菊!有虫子!赶快保护我方人质!”

 

五分钟后可怜虫终于死在了本田菊的电蚊拍之下。

“小菊真好,”王耀傻笑着扳过他的脸,“亲一个亲一个。”

 

4. 今天我们采访了一位本地人,根据本人要求,制作组已经在Ta的额头和下巴打了马赛克,那么请看:

“哎我听说新来的居民很神奇,反正今天下午我是看见兔子啥的往他家跑,而且回来的时候嘴边的毛上还沾着奶油,绝对是去喝下午茶了。哎说他不懂事吧,起码要请点重要人物,比如村长我吧。哎刚刚那个‘村长’麻烦帮我哔掉啊,哎谢谢啊!”

 

孤岛新闻,我们下周不见。



T.B.C

————————————————

每篇会保持这样更新 目前由极东承担沙雕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