汐嘻嘻灼

请务必看一眼☆ -`ω´-)



her汐灼 潮汐的汐 灼烧的灼

这是一个混号

#一个不正经文手
辣鸡水平 日常反思

#一个底层章er
入坑三年多 龟速进步
没有素材 见谅


#主厨APH
耀all爱好者 除了菊耀啥都吃
不扯三次 雷娘耀

#本命王耀&广濑大介


#扩列走企鹅:1256435536

#缺一个三观合聊得来 有共同喜好 程度差不多 互帮互助共同走上中特社道路的亲亲cp

[囚室]

非国设  好茶  海英×囚犯耀  ooc

--------------------

    "虽然我的本职是抢,不过交易的话也有考虑的可能性,如果你有足够的筹码,我没理由拒绝。"亚瑟把手肘搁在两膝上,身子前倾,左手抓着饰有宝石和白羽的帽子,精雕细琢的面上是毫无善意的笑。

    注视着面前的囚徒杂乱长发遮住的面容,右手食指一搭一搭,不知在思忖什么。

    "我这儿没有船长要的,一个陆上富足小国半壁江山的统治权应该不足挂齿。"那本不属于他的沙哑低沉的嗓子,只是为了符合他此刻的处境,套着宽大而破旧的囚服,坐在靠近门的角落里。

    亚瑟来了兴味,"哦?那倒有趣了,我本以为你要说什么金银财宝,看上去那才是我需要的。"

    "坐在我的面前就说明你对我有所耳闻,一个睿智的船长不会在目光浅薄的囚犯身上浪费生命。"他挪动铸铁的锁链,好让自己坐得舒服些。

    "很好。"亚瑟可有可无地鼓了鼓掌,一个人的掌声因带着白手套而闷闷的。"现在你身无分文,又怎么许给我半壁江山呢?"

    对面的人正低头用不知从哪里拿出的旧布条随意把黑发扎在脑后,一边道:"钱财,我并不担心你会不给我。"

    亚瑟确实被勾起了好奇,"我给你,可你奉不上相应的回报,任何富贵也只能做你的陪葬品。"

    "不,金钱的存在不比其他工具的高。而且我想我的身份是不被允许,用太过奢侈的物品陪葬。"他的脸埋在阴影里,亚瑟隐约看清一个清瘦的轮廓。

    "我说完这些,自由,财富,你都会拥有。当然如果你做不到,我会把你,和它们一起深埋地下。"站起来掸了掸衣襟,亚瑟道。

    对方终于抬眼,"欢迎之至。"让亚瑟对上了他乱发下那双琥珀色鎏金的漂亮眸子。
       
    亚瑟不由赞叹一声,"可惜了,如果它放得温柔些,我倒想用上帝花冠上的晨露来作喻。"

    "可惜了,晨露一遇朝阳即刻消失。况且,虚无缥缈的神袛之类,我素不在意。"

    亚瑟笑了,唰一声拔出长剑,剑尖指着囚徒的鼻梁,瞬间拔高的声音回荡在专门关押所谓异国间谍的空旷牢狱里,"你既受用于我,我便是你的神。"

    "呵,"对方也笑了,"若你真心念着那块流油的土地,我与你便是合作关系。我本无信仰,你要如何做我的神?"许是感到喉咙干涩,又或是身体虚弱,说到这里他咳嗽了几声。"收回你的剑,能向它低头的人不会被困在这里。"他略微向前靠了靠,毫不客气地回视亚瑟。身上牵着的铁链因为他的再次移动而发出金属碰撞的声响。

    长剑依然闪着凛冽的光,亚瑟戏谑地挑起嘴角,"那现在就结束你的生命如何?"言罢,双手握剑使力一挥。

    对方只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脸上仿佛带了面具般没有变化,就连鎏金的眼睛也神色不变地看着亚瑟。

    寒光一闪,长剑偏过去,还是斩断了束缚他的锁链。

    "多谢。"低哑的嗓音并未起伏。

    亚瑟已有半分相信,眼前的人即使不能为他夺下政权,也不会少了好处。

    "告诉我,除了自由,你还想要什么,你的内心可不如看上去平静。"长剑入鞘,他弯腰向对方伸出左手,"你的姓名,告诉我。"

    不出意料的强势。"王耀。"那人扶着粗糙的墙壁,自己缓缓站了起来,全身的骨节发出些细微的声音,"至于我的目的,似乎不在我们交易的范畴内。"

    亚瑟并未太在意地收回手道:"亚瑟·柯克兰。很荣幸与你合作,王耀。"

评论

热度(37)